Warning: getimagesize() [function.getimagesize]: Unable to access files/entry_images/939/939.gif in /home/users/0/lolipop.jp-dp19046326/web/qr/php/qr/freo/libs/freo/common.php on line 1338

Warning: getimagesize(files/entry_images/939/939.gif) [function.getimagesize]: failed to open stream: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home/users/0/lolipop.jp-dp19046326/web/qr/php/qr/freo/libs/freo/common.php on line 1338

Warning: filesize() [function.filesize]: Unable to access files/entry_images/939/939.gif in /home/users/0/lolipop.jp-dp19046326/web/qr/php/qr/freo/libs/freo/common.php on line 1344

Warning: filesize() [function.filesize]: stat failed for files/entry_images/939/939.gif in /home/users/0/lolipop.jp-dp19046326/web/qr/php/qr/freo/libs/freo/common.php on line 1344

Warning: getimagesize() [function.getimagesize]: Unable to access files/entry_images/938/938.gif in /home/users/0/lolipop.jp-dp19046326/web/qr/php/qr/freo/libs/freo/common.php on line 1338

Warning: getimagesize(files/entry_images/938/938.gif) [function.getimagesize]: failed to open stream: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home/users/0/lolipop.jp-dp19046326/web/qr/php/qr/freo/libs/freo/common.php on line 1338

Warning: filesize() [function.filesize]: Unable to access files/entry_images/938/938.gif in /home/users/0/lolipop.jp-dp19046326/web/qr/php/qr/freo/libs/freo/common.php on line 1344

Warning: filesize() [function.filesize]: stat failed for files/entry_images/938/938.gif in /home/users/0/lolipop.jp-dp19046326/web/qr/php/qr/freo/libs/freo/common.php on line 1344

Warning: getimagesize() [function.getimagesize]: Unable to access files/entry_images/937/937.gif in /home/users/0/lolipop.jp-dp19046326/web/qr/php/qr/freo/libs/freo/common.php on line 1338

Warning: getimagesize(files/entry_images/937/937.gif) [function.getimagesize]: failed to open stream: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home/users/0/lolipop.jp-dp19046326/web/qr/php/qr/freo/libs/freo/common.php on line 1338

Warning: filesize() [function.filesize]: Unable to access files/entry_images/937/937.gif in /home/users/0/lolipop.jp-dp19046326/web/qr/php/qr/freo/libs/freo/common.php on line 1344

Warning: filesize() [function.filesize]: stat failed for files/entry_images/937/937.gif in /home/users/0/lolipop.jp-dp19046326/web/qr/php/qr/freo/libs/freo/common.php on line 1344

Warning: getimagesize() [function.getimagesize]: Unable to access files/entry_images/936/936.gif in /home/users/0/lolipop.jp-dp19046326/web/qr/php/qr/freo/libs/freo/common.php on line 1338

Warning: getimagesize(files/entry_images/936/936.gif) [function.getimagesize]: failed to open stream: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home/users/0/lolipop.jp-dp19046326/web/qr/php/qr/freo/libs/freo/common.php on line 1338

Warning: filesize() [function.filesize]: Unable to access files/entry_images/936/936.gif in /home/users/0/lolipop.jp-dp19046326/web/qr/php/qr/freo/libs/freo/common.php on line 1344

Warning: filesize() [function.filesize]: stat failed for files/entry_images/936/936.gif in /home/users/0/lolipop.jp-dp19046326/web/qr/php/qr/freo/libs/freo/common.php on line 1344

Warning: Cannot modify header information - headers already sent by (output started at /home/users/0/lolipop.jp-dp19046326/web/qr/php/qr/freo/libs/freo/common.php:1338) in /home/users/0/lolipop.jp-dp19046326/web/qr/php/qr/freo/libs/freo/common.php on line 1014
突然冒出的隨筆… | QR'S Diary

吃與被吃的關係

【第一章】

今天是美麗的星期天,我很早就起床了,現在正悠哉的吃著零食、看著我的電視。爸爸突然走到我旁邊坐了下來,一隻手撘著我的肩,而且語重心長的跟我這麼說。

「兒子,明天過後你就滿18歲了,有一件事必需現在就告訴你。」

老爸如此正經八百的樣子,我還是第一次看到,塞滿嘴巴的餅干一時間害我不知該吞下去,還是吐出來。

「咳!咳!咳!」

決定把餅干吞了下去的我差點噎到,順手拿了水就喝下去。咕嚕咕嚕,呼~活過來了。

「啥事?」

老爸臉色凝重的繼續說。

「今天有空時,就先去捐血中心捐個血吧!」

「啥?」

大清早的跟兒子說什麼捐血,這老頭頭殼壞掉不成?

「幹嘛突然叫我去捐血?」

雖然說捐血是做善事,不過老實說我害怕打針,光是看到針頭兩腳就會發抖,更不用說會主動去捐血了……

「這關係著你未來的人生,你今天一定得去捐血!」

老爸這麼說時,站在旁邊的老媽一樣面有難色的點頭如搗蒜,這對夫婦的腦神經是不是出了什麼問題?捐血跟我的人生到底有什麼關係???面對如此正經跟我說這些話的父母,讓我的臉上頓時出現一排黑線。

「爸、媽,不是孩兒不孝,捐血是什麼時候都可以去,不一定要今天吧?今天是難得的周日休假耶……」

我盡可能的想推掉「捐血」這件事,一想到會有個針頭要打進我的手臂,還抽走我的血……天哪!
我想都不敢想。

「不行,你今天一定得去捐血!!」

老爸的口氣越來越強硬了,如果我沒有看錯的話,剛剛那句應該有2個驚嘆號。

「小崇,你就聽你爸的話,去捐個血吧,這都是為了你好。」

老媽也跟著湊合……看來越來越難脫身了,不行!我可不能跟著他們一起發神經。

「可是媽……妳也知道我最怕打針了,突然要我去捐血,我哪可能就聽話的去捐,總是得要給我一個一定要捐的理由。」

是的,沒錯!大清早就無厘頭的跟我說這個,還態度強硬,總不能就這麼坐以待斃,我才不想平白無故的去給人家挨這一針。老爸被我這麼一問,沉默了幾秒鐘,嘆一口氣,然後開始將理由告訴我。

「這個說來話長……」
我們家族以前世世代代都是酒商,供奉著一位酒神。」

原來我的祖先是賣酒的啊……難怪家裡的地下室會有一個個廢棄的大圓木筒,那些通通是裝酒的吧。

「原本家族的造酒事業一直很平順,直到有一位祖先做了一個夢。他夢到我們的酒神被一位惡鬼看上還被他調戲。」

呃…調戲?這種形容詞會讓人介意起故事中兩位主角的性別,最近才被我的女性友人荼毒了一番,對於某些名詞變得特別敏感……啊?問我是哪一種荼毒?別傻了,這個經驗實在太可怕,我不會說出來讓好不容易消散的記憶再度浮現。

「祖先奮力救酒神不惜對惡鬼大打出手,惡鬼見有人壞他好事,大怒,進而對他下咒,咀咒的內容是這樣的──『既然你不淮我動你們的酒神,那就由你來替代吧,從今天起,你的子孫一過18歲,每到滿月之夜,就會血脈噴張,血液中會充滿酒香,然後就等著我就來吸乾他每一滴血!』」

呃……這是童話吧……又是酒神又有惡鬼的,雖然我對內容實在不以為然,不過並沒有打算中斷爸爸的話,讓他繼續說下去。

「夢就到這裡中斷,起先祖先醒來後以為只是一場夢,並不以為意,直到他的長男在18歲那年,被發現陳屍在自己房間內,全身血液像是被榨乾一般在一日之間瘦得像皮包骨。」

這種死法……這個惡鬼其實是吸血鬼吧?活在資訊發達的現代,接觸太多動漫及電影的我,自然而然的就這麼聯想,雖是如此,想到自己居然會想到吸血鬼,也覺得挺可笑的。

「祖先嚇得全身發抖便想起這個夢,害怕自己第二個孩子也受害而是四處尋求破咒辦法,最後終於有一名法師告訴他『這個魔咒無法破除,但有避開辦法,只要在孩子18歲之前先行放血,這樣就能避免惡鬼聞香而來。又因咀咒是在滿月之日發生,所以之後每遇到滿月之前,就必需再做一次放血的儀式。』祖先按照法師的叮嚀替次男舉行儀式,再將這個儀式例入家規,也就是這樣,一直到今天我們家族還一直延續著這項傳統,不過與古時候不同,現在不用舉行什麼儀式,只要去捐個血就可以了。」

「我說老爸,這只是家族傳說吧……」

聽完整個故事後我感覺更無奈了,就為了這個傳說故事,我們家世世代代就得這樣一直捐血下去嗎?都什麼時代了還這麼迷信。

「這不是傳說而是貨真價實的故事,爸爸的哥哥……也就是你大伯,因為跟你一樣不相信這個故事,在18歲那年就死了…你爺爺相信大哥是受到咀咒才會遇害,所以對我管教特別嚴格。一直到現在我還是嚴守家規在滿月前一日去捐血,你爺爺也是這樣的,一直到過世。」

「呃…真有這麼巧?我是知道我有個年紀輕輕就過世的伯父,不過不知道死因是什麼。」

我在想,這應該只是巧合吧,哪有這這麼剛好的事。不過爺爺過世前是個迷信的又頑固的老人家,大伯之死想必對他的內心造成很大的打擊。

「不信的話給你看!」

爸爸亮出了一張閃閃發亮的卡,仔細看上面的字,寫著「榮譽血友之白金卡」。

「白金卡……」

哇哩勒……這是什麼鬼?感覺得到我臉上的黑線又更加深邃了。

「沒錯!你爸爸我打從18歲之後,就一直去捐血,捐血中心因此給我為榮譽會員這項殊榮!這張卡可不是捐血幾次就拿得到的哦!哈哈哈~」

爸爸說著說著,嘴巴笑得可開懷了,感到十分光榮的樣子,似乎可以看到他背後閃耀著光暉……

「撇開家規不談,捐血總是做善事,我還因此在捐血車上遇到你美麗的母親、我可愛的老婆。」

「討厭啦老公~不要在孩子面前提往事嘛。」

老媽害羞的把臉別了過去,爸爸站了起來,走向媽媽,用一隻手環住她的腰,兩人十分深情的對望。

「這又不是什麼害臊事,一直到現在我都還認為能遇見妳,是我這輩子最幸運的事,一定是我一直不斷的捐血做善事,所以有了善報,那就是上天就將妳賜給了我。」

「老公,我也很高興那天遇到了你。」

「老婆……」

「親愛的……」

噁……真是夠了!你們兩個,不要在正值青春期的兒子面對親親我我的啊!僅管我心裡這麼抱怨,這個的畫面還是維持了三分多鐘,好像天崩地裂都無法將他們分開似的如膠似漆。老爸好不容易回神,就用手指指著我的鼻頭說:

「不管怎樣,你給我去捐就對了!」

我小聲的應答了一句「知道了……」打算蒙混過去。也許是意圖被視破,所以老爸追加「現在就去!」這句話,之後又回頭繼續他們的兩人世界。無奈的我只好抓抓頭,離開我可愛的Discover頻道,穿好鞋子準備出門…………

<待續>
======================================
這只是突然冒出來的故事,在我腦子是全是圖像畫面的……
畫不下來又想記錄,就只好寫成小說形式= ="
我不會小說,只是想到什麼就寫什麼……{#XD}
故事有後續,不過最近忙截稿,忙完還記得的話有緣再補完{#音符}

留言

cz

QR大人啥時也來吊胃口的狠招啊?[XD]
總覺得在下去應該是在捐血中心遇到"俊美"醫生或護士
其實是惡鬼假扮的,話說那位酒神該不會是總受[羞]
想太多...想太多[XD]
期待ing

QR

人家也不是故意要吊人胃口啊[XD]
這篇故事只是筆記嘛[閃亮]
莫明在腦袋就浮出酒神.吸血鬼.捐血金卡幾個畫面[XD][XD]
我只是趁還記得時記下來再編寫加料一下……[讚]
(好吧,我承認在我最想寫的一幕是那張閃閃發亮的白金卡[XD]

在捐血中心遇到惡鬼所招扮的"俊美"醫生或護士嗎?
這個點不錯耶,可以參考參考[閃亮]
不過目前我故事不是走這個方向就是了[XD]
人家酒神不是總受啦,他有情人的[閃亮]
職業是梅酒神哦[音符],附帶一提,他的阿娜達是米酒神[XD][XD]

湛藍

  • Mail

後續呢?((問號滿天飛~

QR

後續是什麼?可以吃嗎?(等等)

沒想到會有朋友看這篇XD
這是當時在腦中一閃而過記錄下的故事
可惜當時遇到工作忙碌,只寫了目前看到的內容
後來就停筆,沒把後續故事記錄下來
真是不好意思哪><

留言登錄

  • 請輸入留言內容。
登錄模式
名字
E-maill
URL
留言
閱讀限制
認證碼
 (防止垃圾留言,請輸入右方的數字)認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