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try

危険な橋は渡るべからず|②(R18注意)

花都之島的某個新落成的五星級飯店,有個男人來到了此地。

 

放眼望去,大樓的外觀與門口的裝飾都極盡豪華,位於海岸的飯店據說是島上演藝人員與政商名流經常入住的地方,位於頂樓的明星套房更是只提供給具有名望與財富的人士住宿。

 

雪村一邊拿著寫著飯店地址的名片,一邊拿著艾薩克交給他的房間白色門卡,心中不勝疑惑著。

 

 

 

這個艾薩克,說是為了怕他覺得兩個男人開房間尷尬,所以叫他回家準備一下再過去名片上的地址,但是雪村沒想到艾薩克找了這麼高級而華麗的飯店……

 

難道艾薩克不怕隨時有記者跟在後頭寫報導嗎?像他這種具有名氣的紋章畫家,確實…確實很有住在這裡的資格,但就是太張揚了啊!

 

不,等等,也許別人以為艾薩克是想到這裡休息一下,或者是跟哪裡認識並陷入交往狀況的女性找地方獨處……嗯,就是這樣!肯定不會想到艾薩克找了一個男人到這裡……

 

到這裡做什麼?

 

每當雪村的思考變得神經質或是歇斯底里的時候,他的大腦就會不由自主的開拓想像力,然後開始自言自語,甚至還會說著笑起來。

 

這都是因為,他對現在的情況感到苦惱、不知所措。

 

從未有過與一個男人、而且也是親友決定做這件事────呃,他是說、就是上床這件事,只要一想到這裡,雪村的內心有些緊張不安、期待,還有愉悅,各種複雜奇怪的情緒交織在心頭上,令他呼吸急促著。

 

像是初次拿起畫筆畫圖。

 

像是初次在美術館開出道展時。

 

像是在腦中模擬著,跟艾薩克兩個人待在很漂亮的房間,被他擁抱著……

 

雪村閉著眼睛,用力搖頭,拒絕再漫無目的地想下去。

 

就這樣,他拿著名片還有門卡走進飯店,在服務人員的帶領下,站在一扇刻著號碼的房間門口。

 

雪村刻意麻木著思考,不去想現在應該怎麼表現出得體又從容的態度。

 

他將門卡靠近門鎖下方的位置,經過約一秒鐘的時間,從門裡面發出解鎖的聲音。

 

房間那扇厚重的門扉,為他開啓────

 

※※※※※

 

雪村懷著不安的心情,邁開步伐踏進房間舖著的深色地毯,一股淡淡甜酒味道撲向他的鼻子,促使他深深吸了一口那個味道。

 

也許那是,大人的甜味。

 

「你來啦,雪村君還真慢,怕是在緊張不安跟像少女一樣對本天才心跳不已……?」

 

艾薩克訂的房間很大,除了有島型的吧枱以外還有長桌以及沙發,再走進去一點才是房間。當雪村走進去的同時,他正從冰箱拿出調酒來喝,接著倒了另外空著的一杯。

 

「你真浪費錢。」雪村小聲的說著,「所謂安靜沒人的地方,是指這裡?」

 

「嗯哼~還要有點氣氛才行,這是我的原則。」艾薩克手裡拿著兩個杯子,走向雪村將其中一杯酒給他,「喝吧,可以壯膽。」

 

「我,我……好。」雪村本來想說些什麼,百般考慮之下,最後沉默地從艾薩克手中拿起杯子,將裡面漸層色的酒水仰頭喝下。

 

艾薩克並未像以前一樣用嘲笑的表情觀察雪村的舉動,而是比過去更加溫柔的凝視著他,然後,唇邊悄悄浮起一種難以言喻的笑意。

 

「真聽話,雪村,想讓我說你是好孩子嗎?」

「……並不是。」雪村回嘴道:「那個,我已經準備好了,也不會胡思亂想了,所以…!」

「所以?你要站著跟我說話嗎?」艾薩克帶領他的往旁邊走過去,接著一屁股坐在沙發上,向後一仰,身體陷進柔軟的布料裡,「雪村君,一點羅曼的感覺都沒有。」

雪村跟著坐在沙發,稍微側著身子面向艾薩克,一雙手洩露心思的相互絞扭著。

「我是想說,速戰速決吧!趕快做完然後我們就散會…?」

艾薩克雙手枕在頸後,一副不專心聽雪村說話的模樣。過了一會,他眼角瞄著對方渾身散發不適應目前情況的不安氣息,心裡盤算著某些事情,然後────

他把手放下,同時伸過去拉住雪村手腕,並且用另外一手托著對方後頸,使兩人的距離變近。這些動作只花了艾薩克不到三秒的時間,他一氣呵成,聽見雪村因受驚而不小心發出的叫聲。

「我說,雪村君?就是動物在辦事也有一點調情的餘韻,你把我當成什麼?」

雪村因為被艾薩克抱住脖子,不由得仰臉看他,近距離發現他說話的樣子跟平常不同,那冷靜中透著嘲弄的口吻,並不是自己習慣的那一種。

「你……是你說這不算什麼的,還要我別想太多。」

「但我可沒說,這跟煮泡麵一樣三分鐘就結束囉?」艾薩克鬆手放開他。

「你好煩啊!那要怎麼辦嘛,要我配合你嗎?」

「這就跟我們畫圖一樣,要揣摩情境跟不斷的將腦中產現的構圖落在紙上,一邊測試一邊做修改,在一種病態的興奮下,才能畫出完美的作品……你知道的吧?」

雪村點頭。

「嗯,就是這樣。」艾薩克像下結論的說道。

雪村一臉困惑的看他。

「怎麼了?」

「我突然不明白了……就是哪樣?畫圖跟上床,一樣嗎?我沒有經驗所以聽得不是很懂,艾薩克你懂嗎?」

艾薩克突然陷進沉默。

「怎麼了?」這次換雪村問他。

「老實說,我也沒有過,雖然這樣但我看很多書,大不了照著做看看。」

雪村見他相當坦白的說出這些話,不禁問:「你看的書是……不要跟我說是黃色小說之類的啊!」

「哪有,還有一些學術方面的雜誌…雖然說都是男人跟女人的居多啦,反正也差不多。」

雪村站起身,壓抑自己眼前湧上的無力感,不這麼做他會當場昏掉,「艾薩克你這個大白痴!約我上床但是自己也是處男,還一副很有經驗的老手臉,你根本就是……」

艾薩克將手圍住雪村的腰上,讓他站著,而自己順勢把頭靠在他的身上,低聲說────

「處男就處男,還是你希望我已經跟別的女人或男人搞過了?」

「呃……?我,我沒意見,那是你的事吧?」

「我可是希望雪村君什麼經驗也沒有,這樣當我抱你的時候,你一切一切的反應都只有我看得到……我這樣,是不是很奇怪?」

「艾薩克……」

「我跟你一樣喔,雪村君。不,我比你緊張啊,光是這樣摟著你的身子,我可以感覺到我與你的心跳一起響著,然後像失控的跳得飛快……所以我才喝酒,希望穩定下來,讓你看到的我,跟平常一樣從容,我可不想……讓你有不好的回憶。」

雪村感覺到,艾薩克隨著每一句話,環住他腰間的手便會無意識的收緊。對此,他忍不住做了一個深呼吸。

「艾薩克……我,我知道喔。」雪村抱住他的脖子,將臉靠在他頭頂上的帽尖,「只是,這事我始終沒經驗,不知道怎麼做……你來吧。」

房裡的空氣彷彿在這一刻被他們心中壓抑的思緒抽乾,他們聽見彼此的呼吸聲沉重、急促,並且揉合在一起,分不出誰是誰的。

艾薩克從雪村身上抬起臉,一雙手跟著鬆開,在仰望他的同時將手攀拉住他胸前那對三角狀的披風布料,拉了拉。

「把臉…靠過來,再下來一點。」

「呃?」

「像這樣。」艾薩克見雪村被動的低頭,那遲鈍的模樣令他聯想到雪村衣服上的小鳥,可愛又帶著些些蠢萌的小鳥,他沒耐心的把手按在雪村帽子上,逼那個站著的傢伙把頭垂下,讓兩人的臉靠得好近好近。

然後,他將嘴唇覆上雪村的,一併奪去那傢伙的呼吸。

「艾薩────唔嗯嗯────────」

那是雪村的初吻。

同時也是,艾薩克的初吻。

雖然吻給人的感覺笨拙又急躁,但是像流星一樣爆炸的吻是兩人的開端,缺點是沒辦法維持很久。

雪村推開艾薩克,反射性的用手背去擦唇上沾到對方充滿溫度的氣息。

────可能還有點濕濕的。

「討厭,怎麼突然就……你害我沒準備好!」

「這種事還要讓你準備的話,做起來有什麼意思?難道你要我說,雪村君我要吻你了,請閉上眼睛,降落倒數計時~這樣嗎?」

雪村被他尖銳的問話有點反應不過來,「我也不是那個意思,就是……」

艾薩克看著他,突然笑了,「你就是這樣,好可愛呀雪村君。」

「不准說我可愛啊!」雪村皺眉,不甘示弱的捏了艾薩克的手臂一把。

「那如果我真的覺得你可愛,該怎麼說才好?」

「那是……什麼意思嘛?」

「準備好了吧?我要帶你去床上了。」艾薩克眼底掠過一抹暗示,提醒著雪村。

雪村意識到他的意圖,連忙喊停,「不,等等,讓我做點準備。」

「你還要準備啊?」艾薩克一臉不滿意的扭著眉毛,「我以為低潮會讓你拋開那些不必要的矜持呢。」

「呃……我去冷靜一下,順便把衣服換下來……」

「你是要說,你想去洗澡?是不是愛情小說看太多了,而且這也不符你說的速戰速決啊?」艾薩克從沙發上起身,雙手圍住雪村肩膀,把光滑的額面靠在他橫越眉心的瀏海上,以氣聲對他耳語道:「你打算讓我等多久?要是磨光我的耐性,看我等一下怎麼對付你。」

「一下子就好…十分鐘左右……」雪村感覺自己的心跳,隨著艾薩克抱住他的同時一起變快,他很不能適應這種感覺,但也不想抗拒。

因為,艾薩克那種既低沉又溫柔的聲音,讓他打從心裡喜歡著。

「好,我只給你這點時間,要是你再搞鬼,我就二話不說把你抱去床上囉。」

「我知道啦…而且,我也沒有要逃,你放心好了。」

「哈哈哈,如果你會逃,也就不是被我視為親友的雪村君了吧。」

雪村把手穿進兩人之間的地方,輕輕將艾薩克的身體往前推,「這裡有浴室吧?我去一下……很快就……」

「好,我在床上等你。」艾薩克深深注視他一眼,這才鬆手。

他點頭,像逃離那裡的尋求另一處空間,為了沉澱思緒,選擇暫時不去看艾薩克的眼睛,就怕把持不住會陷進把他淹沒的混亂裡。

至今,他仍然只把艾薩克視為友人。但是在接吻之後,他發現自己對艾薩克有著更深一層的好感,雖然朋友之間上床做愛的傳聞也不少見,但事情發生在自己身上,他還是有許多困惑。

他應該跟艾薩克發展出這樣的關係嗎?只要有了關係,他的低潮就可以解除嗎?

不,艾薩克說這樣的刺激對他有幫助,他不應該再想下去。

雪村獨自待在浴室,暗自深呼吸,然後把身上的衣服脫掉,走過去打開水龍頭,讓蓮蓬頭湧出的熱水,紛紛打落在他的身上,進而沉浸在一片水氣的世界。

 

────我已經不再考慮那麼多了。

與其為了能畫圖,我才跟艾薩克上床。

不如說,跟艾薩克一起做某件事尋求而來的刺激,一定能讓我發現什麼……

沒事的,這不會是什麼很嚴重的事,

我應該去嘗試────

 

雪村關掉水龍頭,用毛巾擦乾身上與頭髮的水珠,拿起一條雪白的浴巾圍在腰上,然後離開浴室。他走到床邊,發現艾薩克躺在床上,並未如他預想的清醒著等他。

「艾薩克?」雪村推推艾薩克的身體,發現他把帽子啦,白披肩跟西裝外套脫掉掛在椅子上,但是人卻睡著了,讓人叫也叫不起來。

這時,雪村突然鬆了口氣,畢竟直到目前他還是內心充滿了緊張,發現艾薩克睡著了之後,他整個人放鬆的坐在床沿,大大嘆了口氣。

「什麼嘛……自己說要等我的,結果卻睡著了……今天的事大概也就這樣了吧。」

在雪村在心裡盤算是要把艾薩克丟在房間睡覺,或是等他醒來的這段時間,從雪村背後傳來衣料與床舖摩擦的細微聲響,最後在雪村身後停下。

雪村感覺到,一種溫熱的觸感落在他圍在腰際的衣結,帶著惡意的企圖令他注意到床上那個應該睡得半死的傢伙────

「誰說……我睡著了?」

艾薩克上半身稍微離開床上,兩邊手臂圈住雪村赤裸的腰身,接著把他從床邊抱上來,讓雪村沒有思考的時間,一臉混亂的被他的身體壓著不能動。

「你、你你你────我們說好要慢慢來的!艾薩克,讓我起來,你這樣太過分了!」雪村在他身下不斷掙扎,不一會感覺到艾薩克手部的動作,似乎、正在────「你……停下,不准脫我毛巾,我還沒……」

艾薩克跪在雪村面前,先是托起他的腰,讓他的腿往上抬,然後順勢把手伸進浴巾裡的大腿側邊,一路往上亂摸。

「誰跟你這樣說過啊,我只說你讓我很沒耐心,所以決定不管你,我要直接上了。」

「混帳!不要鬧了,停下來!」

「嗯…首先應該是……先來摸雪村君的身體,讓你變得更興奮一點嗎……?」艾薩克一邊自問著,一邊撩開微濕的浴巾,那抓住他腳踝的手往上摸索著,從小腿圓潤的曲線再到大腿,然後是深處────「我忘了,隔著手套,給你的刺激不夠直接。」

雪村呼吸急促著,他同時也在強迫自己接受這種情況,反正不管怎樣,總是要做愛的……如果逃了的話,說不定艾薩克就不管他了。

「呼、唔…嗯,好。」雪村讓艾薩克擺佈著自己的身體,躺在床上,看著艾薩克用他從沒看過的性感模樣,用牙齒輕咬著手套中指的部分,慢慢地將手套脫去。

他看見艾薩克平日隱藏在手套裡的那雙手,如他所想既大而厚實,而且手指非常細長,正是藝術家該有的那種類型────艾薩克半閉著眼,為了魅惑他的那種笑容,便在雪村心中盪起一圈又一圈的漣漪。

「不抵抗了嗎?」艾薩克問。

雪村搖頭,「拖下去沒意思,是我要速戰速決的……就…就拜託你給我想要的刺激吧。」

「哈哈,你這樣好像砧板上的鯉魚……我們這種壓制的關係,就是砧板之戀囉?」艾薩克開玩笑的調侃著雪村,「放心喔,雖然都是第一次做這種事,不過該準備的東西,我不會少的。」

「呃,你在說什麼?」

「就是像潤滑油還是保險套什麼的……我不希望你太痛。」艾薩克說完,突然也覺得自己說這種話有些怪,於是咳嗽幾聲後解釋道:「這是一種禮貌。」

雪村被他這樣的態度戳到很少有人可以戳中的笑點,「噗哈」一聲笑了起來,「啊哈哈哈,艾薩克你在床上跟我說這個,哈哈……有夠不像你的。」

「那是當然的啊,雖然我重視雪村君,但也不可能像小男生一樣看到女人就想把自己的身體戳進別人的裡面……不覺得很那啥嗎?氣氛是要慢慢營造的。」

雪村想也不想的接口,吐槽著他,「可是,我剛才幾乎以為你要硬上我了。」

「你啊~因為你讓我等太久了!難道本天才配不上你,跟我上個床還要猶豫那麼久,我當然不高興!」

「我很抱歉,但是我也很怕啊,不知道怎麼做才好。」

艾薩克望進雪村朱紅色的眸子深處,他一向鍾情的那對眼睛,此刻也在看著自己,他不自禁的壓低身子,嘴唇輕啄著雪村的,然後馬上離開,接著又再次吻了上去,嘗試用按壓的力道去吻雪村,並且保持很長一段時間。

彼此糾纏的那個吻結束之後,艾薩克期待地看著雪村壓抑喘息的樣子,「還怕嗎?」

雪村想了想,「怕,但是…是艾薩克……我可以接受。」

艾薩克解開雪村身上最後一道束縛,隨手把毛巾丟到床下,眼底映進他漂亮而精細的裸體,再也不想克制情慾的伸手,像欣賞一件藝術品的觸碰著雪村呈現象牙白色的肌膚。

「很美呢……你的身體,我想多看一點。讓我……多瞭解一點,好嗎?」

雪村以上臂撐起上半身,順從地讓艾薩克托起他的一隻腳,難為情的點點頭。

光是被艾薩克這樣注視著裸體,他感覺心跳逐漸加快,興奮的程度超過他的想像,腦中甚至出現了想被艾薩克撫摸身體某處的渴望。但是雪村忍耐著沒有說,靜靜等著對方將手上的溫度傳染到他全身的那一刻。

 

※※※※※

 

床下地板散落著剛才艾薩克脫下來的衣服。

床上的兩個人,還在試著彼此身體的磨合以及,相應帶來的刺激。

艾薩克吻著雪村的身體,從臉下滑到胸口,然後特意用舌尖舔著乳首,好像是因為他知道那個部位是雪村最敏感的地方,所以留戀地愛撫著胸前,再向下吻著雪村小腹的肌肉紋理,以揉合著情慾的唾液覆上一層,再以舌頭舔掉。

這樣的動作,重複了很多次,拉扯著雪村身體與心裡對性慾最大的忍受極限,然後────

「怎麼樣……?雪村君的身體很興奮了呢,像你的臉一樣紅通通的,好可愛啊。」

「唔、嗯────────然後要,怎麼做?就這樣嗎?不,只是這樣我也快要不行了,被艾薩克提起來的腿,還有我的手……全部,都好痠……好想早點……」

「我知道喔,不過這裡……可是還沒……忍著點?」

艾薩克把潤滑油抹在雪村雙腿間那個顯得緊繃、被毛髮纏繞住的性具,像做熱油按摩似的搓揉著它,接著手指捏著前端的縫隙,催使細微的裂口一點一點滲出透明的黏液出來。

即使如此,雪村也已經忍不住的開始呻吟起來,逐漸強烈的快感壓迫著他的理性,但他又再次把理性找回來,克制著不要出聲,而這時性慾就會襲擊過來讓他不自覺要求著艾薩克繼續下去。

「這樣的刺激……怎麼樣,夠你擺脫低潮了嗎?」

 

「唔嗯嗯嗯────────艾薩克,我……不行,再摸下去,它會……哈啊啊嗯嗯唔嗚呼────」

 

雪村感覺到,自己的身體在艾薩克手中顫慄地洩出高潮的經過,這時候的他已經顧不得害羞,而是期待著更大的刺激降臨,彷彿不這麼做,在體內奔騰亂竄的慾望就不會消退。

 

「嗯,已經不行了,都弄濕了……雪村君的第一次,好驚人啊。」艾薩克伸起手臂,朝沾著一灘白濁的腕口,低頭舔了一下,露出品嘗的愉悅表情,「你的味道還真不錯。」

 

雪村見狀,立刻迴避著眼光,不想與艾薩克的視線有所交會。

「這樣就結束了……?或者,這樣就夠了,你可以收手了。」

 

「我想,應該還沒有。」

 

艾薩克一直壓抑著沒有表現出來,但是在看見雪村經歷快感的肆虐、最後高潮的那瞬間,雪村柔和的臉孔出現讓他看了更有感覺的表情,讓他想把雪村弄哭,想讓對方更加渴望自己,想讓性慾肆虐彼此的身心。

雖然,這不是他平常會有的想法,但是現在的艾薩克只能琢磨著這些事情。

換句話說,艾薩克對雪村有著征服的慾望,而且他也自信做得到,但他要的應該不只這些,還有其他的一些東西,只是他現在沒心思細細琢磨。

「那……怎麼辦?你還預備做些什麼?」雪村問。

「這種事用說的就太怪了,我用做的怎麼樣?」

「呃……好……」雪村看著艾薩克拉著他的腿,然後另外一隻手扶著他的腰,感覺像把身體壓上來的樣子,忍不住喘了口氣。

「雪村君。」

「咦?」

「我呢……想看你哭,你哭的樣子一定很有趣,所以……會有點痛,你知道吧?」

「啊?你、你說什麼?」

艾薩克提高雪村的腳,盡可能的拉開大腿,一邊揉著他那高潮之後的性具,一邊將自己的下半身,撞進他又脆弱又敏感的體內。

「唔────────痛、好、好痛────艾薩────|哈────哈啊唔嗯嗯嗯────艾薩克,停止……快點停────────」

雪村感覺艾薩克把這世上最火熱而最尖硬的東西一遍遍來回著戳著他的身體,那東西像把利劍,撕裂他的身體某處。可是諷刺的是,在那其中也滋生出快感與性慾,使他無法拒絕的承受著,連他自己都不知是否能夠承受的東西。

「雪────────雪村君,可以嗎?雪村君?不,雪村、雪村?想要我這樣對你嗎?是不是比起剛才的刺激還強烈些?」

「啊!啊!啊啊啊────────|殺了我,殺了我啊────────你一定是想殺了我吧!」

艾薩克侵入雪村身體的舉動,讓雪村痛得眼角滲出淚水,但他沒想結束、也沒辦法結束,在性慾稍稍減退之前,他不可能放過雪村。

「如果要殺你,我一定是────────愛你────愛到死────────讓你在死之前記住我的味道────我的形狀────整個我,都在你體內啊,雪村君────────────|」

「艾薩克……愛我嗎……」

「啊啊,愛你……一直是……」

「所以你是說,你愛我愛到你死為止……?」

「倒不如說,死了也愛你────────懂嗎?」

「我…我也是……我也愛你……到死為止,我愛你愛到可以死……艾薩克,我也是這樣────────|」

雪村已經分不清這是現實還是自己的意識,他聽見艾薩克在他耳邊呢喃著愛的言語,於是他跟隨著艾薩克,發現他愛艾薩克,勝過了愛自己。

比死還愛────────

如果失去艾薩克,他會崩潰,然後發瘋,想必也會落進一個黑暗的心之迷宮,終日尋找艾薩克吧?

在因快感產生的痙攣當中,雪村感覺身體正在急速而不自主的收納著艾薩克的那部分,然後他眼前一片帶著水氣的模糊,在看不見伏在他身上的艾薩克表情之下,雪村像溺水之人抓住浮木般捧著艾薩克的臉。

「你哭了呢,雪村……因為我才哭的嗎?」

「嗯,嗯嗯────────全身好痛,可是你在這裡────所以我────────不行了,真的不行了……可以了吧,我很努力了吧?」

「最後…叫我的名字,叫給我聽,雪村。」

雪村順從地接受,在與艾薩克最近的距離,流著眼淚呼喊著他所愛的男人名字,然後跟對方一起墜入一個迷幻、充滿精神病態的世界。

從高空掉落,再重重的摔落於地面,分離的意識被摔得粉碎。

唯獨,直到意識消失前,始終緊握著手的兩人。

────────不可能就此將手放開。

Pagination

Utility

Calendar

05 2020.06 07
S M T W T F S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 - -

About

Entry Sear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