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try

【幻影歌劇再續】內文節錄 2

「劇院經理 - Der Schauspieldirektor - 」

 

 

banner1502.jpgbanner150.jpg

 

 

在陽光溫暖的光線中,這座明媚的歌劇之城繼續著它華麗而熱鬧的一天。


喧鬧的人聲、流動的噴泉、規律定時敲響的教堂鐘聲,堆疊著居住於此的市民與慕名造訪的旅客對它的印象。

一座又一座尖塔屋頂建築的房子,四面八方地湧向進城的人們面前,他們抬頭向上看,高掛屋簷的各色旗幟在風中搖盪的姿影與它顯目的色彩,彷彿都在訴說科米希藝術史上的每一天都極為不平凡。

走進科米希的人何止百萬、甚至千萬,它已經習慣了人們驚羨的眼神。現在的歌劇之城處於一種黃金時代,各種奇怪、不可思議的事情都會在這裡發生,並且成為城中談論的話題。

一輛馬車踢踢踏踏的走在暗紅色的磚瓦,它像朝聖者般沿著兩旁種滿行道樹的大道緩緩前進,一路經過不少美術館或書店,最後它在一幢氣派的尖頂建築前停下,像到達一段旅行目的地般靜止不動。

從馬車車廂走下一個嬌小的身影,怯生生地走向聳立在她面前的殿堂。只要踏上兩旁的階梯,穿過高聳的五根雕花立柱,就是被人稱為全城最受歡迎的喜歌劇院的前門。

她取下戴在頭上插著花朵與珍珠的帽子,在陽光的照射下,露出膽怯的澄黃色眼眸與紮在頭側的一對束髮。她目光集中在眼前華麗的劇院,移動腳下的綁帶長靴,喃喃自語著──

「從法國長途跋涉來此,這裡就是爸爸工作的地方,叫做歌劇院的建築……」

 

 

 

 

 

時光即使飛逝,並未對喜歌劇院造成什麼影響。就算劇院經歷過一次院長死於意外的事故,在有著高超商業手腕的劇院經理帶領之下,它再度成為城裡人們關注的話題。

──劇院的經理辦公室中,聚集了在此演出的劇團演員,他們應經理的命令而來,卻不見經理的人影,於是個個臉上帶著不安的神色,討論著劇院的新戲該怎麼辦。

「萬一好不容易有新戲上演,又死了個人……觀眾肯定不會再來。」

「是啊,這種事實在太觸霉頭了。」

在那其中,有個感受到怪異氣氛的少女主動打破沉默地對團員們說道:「大家不要這樣悲觀嘛,叔叔一定不會讓劇院關門,我們只要努力演好戲,觀眾會諒解之前的事不過是個意外!」

「就算如此,情況真有可能好轉嗎?」人群當中有這樣的回應。

少女用力點頭,「會的,我們要相信哈來頓經理,他一定有辦法做到。」

「既然身為劇院之星的瑪麗安娜都這麼說,就相信妳吧!」

在房間的討論聲暫歇之際,從門外傳來男人皮鞋的踏步聲,接著將辦公室的門推開,走進去的同時還揚起一道歡快的笑聲。

「抱歉,有私事耽擱了,大家等很久了嗎?另外瑪麗安娜,多謝妳替我安撫他們。」

梅瑟哈來頓,如往常般以一身黑鐵色西裝、以及適合他燦金色短髮的熱情笑容出現在劇團團員面前。他是城裡人人追逐的焦點,也是被劇院寄予厚望的院長代理人選,唯有他可以把陷進怪事傳聞的劇院從低迷的氣氛中拯救出來。

人們仰望著他體面的外表與笑容,一顆浮躁的心總算放鬆下來。然而平靜的氣氛過沒多久,就被另一個從門外怒氣騰騰的灰髮男子打破。

團員們詫異地看著那男子蠻橫無禮地推門進來,像追逐經理腳步般向他興師問罪著。

「哈來頓先生!上次劇本的酬勞,你究竟什麼時候才要結算給我?」留著一頭遮去半臉髮型的男子有溫文爾雅的氣質,應該是個很好親近的對象,然而此時他看起來一臉的怒火,讓人不敢隨意靠近。

此刻兩個穿黑西裝的男人站在灰髮男子身後,道歉地對梅瑟說道:「經理,我們實在攔不住這個人,他說不讓他見你就要在劇院鬧事……現在要把他趕出去嗎?」

梅瑟抬頭對劇院員工使了個眼色,讓閒雜人等退出辦公室後,朝面前這個盛氣凌人的男子微笑。

「哦,這不是說書人先生嗎?從上次世界節之後,你還沒學乖嗎?這般無禮的說話方式,在下不怎麼反感還蠻喜歡的啦,但……算了,針對你提出的問題,在下正好有個提議,你要聽看看嗎?」

說書人火大的瞪著梅瑟,「別再提世界節了,想起被你擺了一道,沒找你算帳就不錯了。現在你只要把我應得的錢拿來,我發誓今後絕對離歌劇院遠遠的,不再登門拜訪!」

梅瑟看了看說書人,一對澄金色的眉毛懷疑地挑起,「說什麼呀,要是你這號問題人物不在,我可是會寂寞的哦!別說那些了,你就接受我的安排吧,過來這裡──」

說書人意識到梅瑟扣住他的手腕,並厭惡地想要加以扯開之前,人就被梅瑟拉到一群團員面前,害他腦中思緒混亂地想著,梅瑟想要做什麼?

「各位,在此向大家宣佈,這位神秘、很會說故事的說書人要加入本劇團擔任劇本一職。雖然先前他跟劇院發生一些不愉快的事,但是今後大家都是一家人了,你們要多多親近啊。」

說書人不等梅瑟歡喜的一番話說完,旋即打斷他的沉聲說道:「在下不記得何時應允了你的邀請。」

「不要這麼說嘛,你不是私下替我寫了幾部戲的劇本嗎?反正都要付錢給你,為什麼你不大大方方加入我的劇團,為我效力呢?這樣我若需要劇本的修改,你隨時隨地都在,也省得出門找你。」

「原來你打的是這種利己的主意!放心好了,我要拒絕你的提議,請你現在就派人把錢拿給我,聽明白了沒有?」說書人甩開梅瑟那隻占有意味的手,氣呼呼的振振了西裝領子。

在一群圍觀沉默的觀眾裡,少女走向他,雙手合十的對他說:「那個…說書人先生?雖然這樣說可能冒犯了你,但是我曾看過叔叔從你那邊拿回來的劇本,非常吸引人,若有機會我也想演出你故事的角色。」

說書人沒有回答,他花了一段沉默的時間看清楚少女的容貌,她那紅棗色的蓬鬆鬈髮與水藍色的長裙,讓他聯想到一塊擺在上質布料的祖母綠寶石。

「──過獎了,瑪麗安娜小姐。」

少女驚訝的看他,「你知道我的名字?」

「當然,被稱為天使般名伶的小姐芳名,在下早就聽聞已久。」說書人朝她行注目禮,灰藍色的眼睛釋出少有的溫和,「記得初訪劇院,聽了妳主演的一部獻給皇帝的神劇,當時的震撼至今仍未消失在我心裡。」

能跟他喜歡的那種不帶世俗污濁氣息的女性交談、他是很高興啦,如果他討厭的劇院經理不在這就好了──說書人想著,大約過了數分鐘時間,他不經意將視線掃向梅瑟,發現那個男人的眼光打量著自己。

當然,梅瑟也注意到說書人的目光了,他走過去,在說書人身後低聲說道:「如果你留下來,我可愛的養女不知有多高興。」

說書人瞪視梅瑟發亮的一對紅眸,感覺這男人想玩一場貓捉老鼠的遊戲。也許他打著壞心眼,但不管他使多少計謀,自己都不會讓他如願。

「謝了,但是在下想跟你保持距離,就請你爽快一點把錢給我,畢竟這裡有那麼多人在看,你不想做個言而無信的人吧?」

梅瑟微笑,對於說書人一番暗示的話,他毫無被威脅的感覺,而是轉身到辦公桌拿起一張紙簽名,事後將它交給說書人。
「把這張簽名給門外我的親信,他們會拿錢給你……這樣你總該滿意了吧?」

說書人緊抿著嘴,握住紙條,隨即轉身往門口走去,作勢離開劇院。

團員們張口結舌地望著那個男人的背影,直到聽見清冷空氣中的梅瑟拍手聲,這才回過神。

「好了,我們要來談談下部新戲的事,大家別去管那個不請自來的男人,把心思放在劇院好嗎?」梅瑟謹慎的看著每一個團員,直到確認他們臉上恢復自己熟悉的那種表情,他才滿意的接著說下去。

「我計劃在新戲中使用新劇本,這是部很有意思的戲,所以我需要一個首席女高音,擔任這個獨幕歌劇的主角──沒有意外的話,它會是個簡單而華麗的歌劇,並且充滿喜歌劇院的精神思想。」

「如果成功,社會大眾就不會介意之前我們死過多少人,有過怎樣的傳言。你們懂了嗎?這是一部將會決定你們生路的戲,請大家拿出絕活努力演戲,身為劇院經理的我,也會找到願意跟劇院配合的作曲家和樂團。」

劇團團員紛紛認同的回應著。

「讓我們一起,為了劇院再次努力吧。」梅瑟自信的揚起笑容。

Pagination

Utility

Calendar

04 2020.05 06
S M T W T F S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 -

About

Entry Sear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