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try

1125(R18圖文注意)

最近換了鍵盤但一整個不太習慣

打字變得好慢QQ

 

前陣子想要寫個雪村幹艾薩克的歡樂版R18 XD

我本人是アイユキ廚

但其實兩個人在我的世界觀已經是那種只對彼此解放的男同志夫婦了所以(喂

身為男人找點新鮮的樂子是很正常的!!!

艾薩克也不是那種只有他能幹雪村不能的主義者

所以就讓雪村拿走他後面的第一次❤❤❤❤(啥莫名其妙的

 

如果你是個想看艾薩克嬌羞的被幹的人

千萬別看呀啊啊啊!!!! 因為我家的艾薩克沒有那種描寫喔喔

 

 

-故事-

 

艾薩克與雪村非常相愛。

 

雪村愛著艾薩克,而艾薩克也好愛雪村。

 

所以相愛的兩個人,自然而然發展變成上床做愛的關係。

 

由於個性的關係,艾薩克在臨時看了一些故事性重的性知識書刊後,在對雪村的情感與性慾的雙重爆發下,跨越了最後的一線,打破和他的友誼界限,發生了那樣的事情。

 

發生關係後,雪村也沒有任何的抗拒,似乎也覺得自己跟艾薩克的親友關係,總有一天會演變成戀人的模式。一切都是那麼自然,鈍感的他在被對方奪去性事上的第一次高潮後,才發現自己好愛艾薩克。

 

就像他們兩個常常在彼此耳邊說的。

「愛你愛到連死都愛。」

 

 

兩人在床上的情況,一直都是艾薩克在有性慾的時候,以肢體碰觸的方式來暗示雪村,他現在想做愛,然後擔任插入的那方。

 

用比較粗魯的方式來說,雪村一直是被壓倒、然後被幹的那方。

 

艾薩克喜歡從他身後抱住,隔著白手套摸他的胸肌,摸他的腹肌,還有他的腰,然後讓他趴在牆上,趴在床上,捧著他的屁股從後面上他,或是讓他躺在床上,把他一邊的腳提起來,用傳教士體位用力幹他。

 

每天每天如此,經常一天內都會來個一次,兩人不管情感或肉體上,都是熱戀期。

 

一晚,艾薩克算好色律不會回家的時間,把雪村叫來家裡吃晚飯然後上床。

 

詳細經過省略,總之每次都差不多。

 

 


「舒服嗎?雪村君~這樣幹你爽嗎?」

 

在性慾隨著高潮與射精一起降臨在他們身上的時候,艾薩克喜歡吻著雪村的耳際,吐著熱熱的氣問他。

 

「哈、唔唔嗯…啊!啊!嗚唔…你一定要說這句台詞才滿意嗎?」

 

「哎呀,本天才很努力,對你盡心又盡力,你不表示點什麼嗎~?」

 

「才不會爽呢!一點都沒有!」雪村等艾薩克從他體內退出後,一把推開艾薩克的身體,翻身躺過去睡。

 

「不爽嗎?」艾薩克身體挪了過去,他靠在雪村背後,扶著男朋友的肩頭問:「是哪裡不爽?因為我戴保險套、沒射到你體內的關係嗎?」

 

「不是這個!」雪村氣呼呼的翻身過去瞪他,「你沒戴套子我才會生氣!」

 

「你用了好多驚嘆號喔,這麼生氣啊?」艾薩克怪笑的看著他,湊過去吻了雪村一下,「那~還是因為我沒全部插進去,你不滿足?」

 

「我是那種色情男子嗎?」

 

「你還是直說了吧,畢竟學海無涯,我雖然是天才但還是有不能理解的東西呀~比方說像你的胃口被我餵大了這種事,我也很為難啊。」

 

「什麼……」

 

「這幾次你高潮的時候不是常常吵著說『艾薩克快啊,不是手指是你的肉棒啊快插進來』嗎~?然後像氣球一樣射得亂七八糟,真拿你沒辦法呀雪村君。」

 

「笨蛋!不要把那種話背下來啦,我才不喜歡什麼手指跟肉、肉棒那些……」

 

「那你要什麼?」

 

雪村抿著嘴,臉上紅紅的,不知道該不該向男朋友抱怨。

 

「我……」

 

「說啊?」

 

「一直以來都是艾薩克你壓著我…做那些…不可描述的事情……可是為什麼不是我對你做那些事呢?我沒有辦法瞭解,就算一次也行,我想要……想…想要……」

 

艾薩克看著雪村難為情的發著牢騷,突然把臉湊過去,吻著他那不斷張合的嘴。

 

「你想幹我?」他很直接了當的問。

 

雪村點頭,隱忍著害羞的情緒,「我想看…你像我一樣壓抑著慾望的表情,想看你不知所措的反應,好想聽艾薩克你叫的聲音……」

 

他吻著艾薩克,雙手摟住對方的腰,指頭輕滑艾薩克腰部的肌肉紋理。

 

「我想要你,不是你要我,而是我要你。」

 

「嗯哼~你求愛的台詞太套路了,用勾起我慾望的方式說。」

201505.jpg

 

「…你躺下來,讓我幹你。」

 

艾薩克聽見雪村用低沉富含慾望的聲音這樣說,他讓雪村跪在自己身上,滿意的笑著。

 

「要讓我像你一樣,很爽的時候會眼淚口水都噴出來喔~?」

 

雪村雙手按在艾薩克躺著的那張床上,露出躍躍欲試的神情,「那你要手把手的教我怎麼做嗎?」

 

艾薩克握住雪村手腕,輕吻他低下來的臉,「我只讓你做這一次,懂嗎?」

 

兩人相視而笑。

  

 

 

 

 

「是…這樣嗎?」

 

雪村吻著艾薩克的臉,手指從他微閉的眼皮滑下,一路輕劃過鼻樑,削薄的嘴唇,然後是下巴,雪村低著頭,唇瓣輕貼在艾薩克的下巴,雙手摸著他長而稍寬的臉型,壓抑著深呼吸。

 

「不如說你再大膽點也沒問題,想想平常我怎麼親你的。」

 

「嗯……這可是我第一次取悅男人,如果表現不好我可是會介意的。」

112502.jpg

 

 

「哈哈哈,你這麼緊張,一臉像處男的表情,好可愛。」艾薩克說著挺著上半身吻了吻雪村,「讓我躺了半天,如果你的功夫就這樣,我會失望喔。」

 

「囉…囉嗦!我知道怎麼弄,只是速度慢了一點……」雪村握住艾薩克的肩膀,把他按回床上,然後吻住他的嘴,命令艾薩克閉嘴的意圖強烈。

 

雪村一邊吻,一邊想著該怎麼愛撫男朋友的身體,然後他把手放在艾薩克厚實的胸板上,指尖戳著軟中帶硬的肌肉,接著按摩似的揉捏起來。

 

「呼……嗯哼。」艾薩克感覺舒服的吐息,那低沉的呻吟讓室內飄著魅惑的氣氛。

 

「艾薩克。」

 

「嗯?」

 

「你的胸部好厚喔。」雪村意外的說著。

 

艾薩克愣了愣,他本來對雪村投入的表現感到驚喜,不過發現男朋友好像摸他的胸部摸上癮,讓他火熱的情緒稍微退卻了些。

 

「你別只是摸呀~這裡也弄一下吧。」他扣住雪村手腕,然後向下滑到腰的位置,「幫個忙,給我一點興奮的感覺,只是吻吻摸摸是不夠的啊~」

 

「唔…唔嗯,腰嗎?」雪村服從的用雙手滑過艾薩克的腰與小腹。

 

「摸我。」艾薩克半睜著眼睛,呼吸急促著,「雪村,給我你的手跟舌頭……特別是下半身,大腿那裡被棉被遮著的地方……摸那裡。」

 

雪村挪著身體,他舔舔唇,將半濕的嘴印在艾薩克因長年體力修行、訓練出相當結實的腹肌上,舌尖在隆起的肌肉上汲取著艾薩克的味道。

 

他的手輕拉被子的一端,讓兩人的身體除去所有障礙物,接著指頭從艾薩克的腰側往床底滑下去,觸到對方的屁股,那窄而挺實的臀部曲線連接著大腿,雪村沿著那裡的線條,將手放進艾薩克的腿間。

 

然後,他像尋求艾薩克同意的望進對方眼底。

 

「這樣對嗎?」

 

艾薩克倒抽口氣,發出苦笑的聲音,「沒想到雪村君做這種事也這麼套路呢~沒情調的男人,不過你做得還過得去,現在……摸我那裡,像平常我摸你一樣。」

 

「哦,要讓你的這個--」雪村小心翼翼提起男朋友的那個東西,眼神充滿好奇的看著指尖戳著的軟趴趴的傢伙,「讓它勃起嗎?」

 

「喂喂,你不要一臉像在看什麼生物教學似的看我下面,總之先弄那裡,不然沒辦法發展其他的。」

 

雪村看著艾薩克稍微露出難為情的神情,忍不住笑了,雖然平常艾薩克把身體戳進他裡面的時候,他都感覺艾薩克那裡硬得不得了,但實際一摸才覺得很軟。

 

接著--

 

雪村模仿艾薩克愛撫他身體的動作,一隻手圈套著艾薩克的男根,一隻手揉著陰囊,嘴唇則吻著冠狀溝,舌尖在那裡來回舔著。

 

雖然做這個動作讓雪村覺得害羞得要死,他的臉也紅得快要滴出血來,但是他就想這麼做,當他對著最愛的人的身體輕吐一口氣,用嘴稍微含住前半端,感覺到艾薩克發出興奮的震動聲,他就更加大膽的親吻那個地方。

 

他好愛艾薩克,每當他的唇、他的舌頭、他的手指觸碰艾薩克的身體,他就想告訴艾薩克那句話。

 

喜歡你,愛你,想要你。

 

即使叫我去死。

 

 

艾薩克伸手按住雪村肩膀,突然坐起上半身,盡可能的打開雙腿,看著雪村為他口交的模樣,接著氣喘呼呼的低聲說。

 

「繼續,再來強烈一點的感覺。」

 

「好。」

 

雪村吻著艾薩克的性具,手扶著他的腰,一邊感覺到艾薩克在摸自己的身體,特別是腰的位置,於是加快了速度,讓已經勃起腫脹的男根射出了高潮。

 

艾薩克喘息著,一面接受雪村帶給他的愉悅,一面要求得更多,「你呢,硬了嗎?覺得興奮嗎?」

 

雪村這時也是喘個不停,他覺得奇怪,明明是他摸艾薩克,為什麼當艾薩克射精的時候,他居然也有高潮的快感……?

 

「應該……勃起了吧……所以現在,我可以插你了嗎?」

 

艾薩克急忙叫停,「雖然我也想試試被你幹的感覺,不過頭一遭還是先從手指開始吧?」

 

雪村將他按在床上,「那,我弄囉?」

 

「等等,在那之前……」艾薩克摟著雪村脖子,吻著他的嘴,「給我這個一下。」

 

「艾薩克。」

 

「嗯?」

 

「我好愛你。」

 

「哈哈,雪村君難得說甜言蜜語,真好聽。」他碰碰雪村的鼻子,「雖然老套但我很喜歡聽你說,不妨再熱情點如何。」

 

「還不夠熱情嗎?」

 

「這樣才夠。」艾薩克張開嘴,將舌尖送進雪村那裡,帶著濕黏的深吻,火熱的觸動性慾的溫度。

 

雪村意識到艾薩克出手吻他,覺得不甘心於是反擊回去,舌尖舔著艾薩克的,兩手緊抱著男朋友不放,彷彿這樣才有扳回一城的勝利。

 

一吻結束,艾薩克讓雪村摸他那個地方,而雪村也從最初的笨拙漸漸掌握到節奏。

 

「手指……慢慢放進來。」艾薩克仰躺著,意識到雪村下半身的靠近,他將打開的兩腿夾在雪村腰側,「不用很溫柔,但也別故意報復我喔~」

 

雪村有點猶豫的盯著艾薩克,雖然是他說想上艾薩克,但是到了這種重要時刻,他害怕弄得不好讓艾薩克生氣,於是問道:「不要潤滑嗎?」

 

「嗯~我想試試你直接進來的感覺,不要了。」

 

雪村點頭,「那就……」他的手穿過艾薩克兩腿之間,用手稍微撐開臀瓣,將細長的中指指頭,刺深的頂進艾薩克那裡。

 

艾薩克吸一口氣,緩緩將它吐出,呼吸有點急促。

 

「可以嗎,艾薩克,會痛吧?」

 

「嗯哼~」

 

雪村只看到艾薩克的喉結滑動的樣子,他加深了手指侵入的範圍,然後一口氣插到半個指節,忍不住呻吟著。

 

「你喘什麼喘,沒想到…插人的那個,也會有感覺嗎?」艾薩克仰著臉,嘴裡不留情的嘲弄雪村。

 

「艾薩克的身體好緊喔。」雪村老實的說著。

 

「所以才要你用手擴張啊,還是你用手指就滿足了?」

 

「我不知道,但是……」雪村輕輕轉動手指,「我感覺得到,艾薩克很興奮吧?身體的每一吋,都散發著熱度,光是摸著就好舒服……我想要這樣的你。」

 

「別廢話了,快弄啊。」艾薩克說時,語調帶著些微的顫抖。

 

「但是你正在痛吧?我知道的,之前你插進來時,我都有很痛的感覺。」雪村沒有停止插入的動作,當他覺得不能再刺探的同時,便將手輕輕往後退,再緩緩向前插入。

 

艾薩克一手抓著床單,另一手反過來、用手背覆在額頭,像在忍受並適應雪村給他的體驗。

 

「你真的好囉唆,既然我同意你上,你還說那些廢話幹嘛,想讓我多痛幾下嗎?」

 

「才沒有,我會快點做完的。」雪村加快了抽插的速度。

 

此刻艾薩克把臉轉過去,用力壓著枕頭,無法再輕聲喘息,而是發出野獸一樣的低吼,似乎雪村給他的快感令人承受不了。

 

雪村不知道男人在這時候該露出什麼表情,也許像女人一樣叫床,但艾薩克的臉給他一種性感的感覺,就是充滿男人魅力的性感,令他不禁看得出神。

 


「雪村…快……快!」

 

「咦,艾薩克?」

 

「別再用手指了,把你那東西插進來,你的動作簡直慢得想要殺了我。」他不耐煩的打開兩腿,眉頭緊皺著,拉著雪村的手讓兩人的距離更近一點。

 

雪村聞言,忍不住笑了。

 

「笑啥?」

 

「你也覺得痛得想死了吧?看看你平常怎麼對我的。」

 

「來吧,是男人就爽快一點,我想要你幹我。」艾薩克催促著。

 

雪村抽出手指,也不清楚這樣算不算讓艾薩克的身體適應他的侵入了,總之他就這樣糊里糊塗的將下半身貼近艾薩克,接著性具輕慢的插進去,一面盯著艾薩克的表情,一面試著結合的那種痛快感。

 

「…啊,艾薩…克……呼、唔!插進去了哦,很痛嗎?」

 

「來,再幹得深一點,你別以為我這樣就不行了……雪村,我一直都想要你,知道吧?」艾薩克讓雪村趴在自己身上進行抽插的動作,他則在強烈的性慾支使下揉著男根,想減輕交合的不適。

 

「嗯,嗯……艾薩克,我也想要你,好想要你。」雪村挺著身子,兩手撐著艾薩克跨開的腿,此時因為終於嘗到用自己的方式和他結合的體驗,一邊動著,一邊不由自主的流著眼淚。

 

「笨蛋,你哭什麼?因為幹到我而欣喜的哭了?」

 

「你別管,我有什麼辦法,就是想哭啊。」

 

艾薩克兩手摟著雪村的背,讓他緊貼在自己身上,「第一次看到有人一邊幹人一邊哭的,怕是太感動了吧,不過……我喜歡你這麼可愛的樣子。」

 

「唔、嗯,我愛你,艾薩克,謝謝你讓我上你。」

 

「嗯~跟你做愛真沒情調,稍微像男人用力點……不,算了,偶爾讓你上的滋味也不壞。」

 

「艾薩克。」

 

「什麼事?」

 

雪村從他身上起來,「我剛才好像射出來了。」

 

「啊??」

 

「在你身體裡面……沒關係吧?」

 

艾薩克想了一下,本來想說這樣不太好,但看到雪村的臉,他又覺得無所謂了。

 

「算了。」他露出少有的溫柔笑意,「反正還有時間慢慢讓你改進。」

 

Pagination

Utility

Calendar

04 2020.05 06
S M T W T F S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 -

About

Entry Sear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