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try

【R18圖文】アイユキ1108

雪村「嚕米~~~~你的腦子裝了什麼?」

「裝了艾薩克和你各種嘗試燕好的體位」

 

 

雪村「可惡啊啊啊啊啊我殺了你」
 

 

我覺得雪村一定很恨我(抹臉

這次我又剝了他的衣服

不喜歡成人向的話請不要看這篇XD

內容跟噗浪上的差不多,只是後面多了兩個人在艾薩克家上床的過程

懶得鎖了請隨意~

 

「親友?戀人?  只有一線之隔」

(部分內容跟之前的過橋那篇相同)

 

「你愛的是男人,還是我?」


雪村為了這個從未深思的問題,離開家去旅行,看似很蠢但是他想弄明白。

他愛艾薩克,無庸置疑。

但是,他不愛男人,就算跟艾薩克分開也不會去找下一個男朋友,但是艾薩克是男人。

他弄不清楚,於是在跟艾薩克下一次相處前,他得找到問題的答案。

 

艾薩克對於雪村的困惑並不想插手干預,而是站在旁邊看男朋友下一步會怎麼做。

他心裡有打算,但是艾薩克的妹妹色律並不明白,於是在雪村去旅行的數天後,追著哥哥問。

「哥哥,快去找雪村君啊。」色律焦急的。

「不行,我有自己的事要做,忙得很。」艾薩克翻弄手邊幾本關於畫商的邀約企劃書,微笑,「雪村又不是小孩,我不是他的媽媽。」

「你是他的好朋友啊!」色律嘟著嘴,生氣的樣子看起來很可愛。

艾薩克失笑,伸出手溺愛地揉著妹妹的髮頂。

色律很喜歡讓哥哥摸她的頭,但是艾薩克這種敷衍的安慰讓她不太開心。

這時候電話響了,艾薩克離開將話筒拿了起來,沉默一段時間後,他臉上露出滿意的表情。

色律走過去,正好艾薩克結束通話,將話筒放下。她立刻催促的問──────

 

「怎麼了?怎麼回事?」

「啊啊,沒什麼,我有事情要出去,妳若要離開記得幫我鎖門。」

色律望著艾薩克整裝後的背影,恍然大悟的追著哥哥背影。

「哥哥,你要去找雪村君嗎?」

「嗯,他剛好去了別館那裡,我交代女僕有客人上門就通知我……真巧,是吧?」

「那…要好好跟他說,別吵架了喔!」色律叮嚀著他。

艾薩克沒有回答,到了公寓旁邊的車庫,開出一輛跑車向預定的目的地出發。

 

 

 

 

 

別館是艾薩克瞞著父母買的,它座落於一個平靜的鄉村地方,有時候他為了尋找靈感會獨自住在那裡好幾天,連色律都沒有去過。

艾薩克其實想過帶雪村到那裡,比如過過兩人生活什麼的,不過雪村彆扭得很,還沒適應跟他交往,而這個打算也就擱置在艾薩克腦海裡。雪村旅行的地方是他一心想讓雪村知道的地方,艾薩克的感覺十分美好,到兩人見面時,雪村那傢伙一定會大吃一驚吧。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艾薩克想著,不禁滿意的大笑起來。

 

 

 


雪村這時被里維埃爾家的傭人在客廳裡招待著,在他的要求下讓他一個人獨處。

他關上燈,沉溺在黑暗中考慮著。

他還是沒辦法明白,自己跟艾薩克來往算不算喜歡男人。

不不不…!在遇到艾薩克之前,他幾乎不問俗事的專心畫圖,直到出道成為紋章畫家,與艾薩克競爭誰畫得好、然後因為低潮跟艾薩克上床,後來兩人試著交往,一切都很順其自然。

但那就表示,他只能愛男人嗎?

雪村苦惱著,仰著臉躺在沙發上。

這時有人開門走了進來,在雪村睜開眼睛前,那人伸手蓋住他的雙眼,不讓他看東西。

「……你!你是誰?」

對方伸手,在雪村的掌心上寫了幾個字。

 

────別害怕,我是你的朋友。

 

「呃…」雪村困惑的。

 

────能迎接有名的紋章畫家,是我的榮幸。

 

雪村意會過來,於是說道:「你是這幢屋子的主人吧,我為了躲雨到這裡來已經很打擾了,謝謝…」

 

艾薩克在黑暗中換了一個表情。

一個惡作劇的微笑表情。

────即然要謝,那就用你的吻來謝吧。

「什麼……?」

雪村來不及反應過來,感覺到黑暗中一種濕潤的觸感壓在他的嘴上,他因困惑焦慮而試圖深呼吸,隨即吸入不屬於自己的男性氣味。

這個人,是在吻他嗎?雪村訝異地推開對方,但下一秒被緊緊擁住,然後吻得更深。


「唔……不行,你怎麼可以…住手……」

當黑暗中的男人把手放開之時,雪村聽見他說--

「身為你的男朋友,不能親你嗎?」

 

 

 

雪村適應了黑暗微弱的光線,看見他一直以來都很熟悉的艾薩克的臉。

「你……艾薩克?」

「嗯,是我。」

「你在做什麼啊!」雪村回想艾薩克不讓他看還強吻他,變得很生氣。

但是在生氣之後,又有一點點的溫暖。

「跟你收點過路費啊,這屋子是我的,而你…」艾薩克伸出一根手指,以指腹下滑到雪村的胸口,戳了一下,「你也是我的。」

「笨蛋!」雪村將他的手推開。

「不說這個了,你到底要為了那種無聊的東西煩惱多久?」

雪村知道他說的是什麼。

「我還沒想明白。」

「你根本不用想明白。我是男人,你愛我就是愛一個男人,需要這麼糾結嗎?」

雪村掙扎的看著他,「但我不喜歡除了你以外的男人啊!如果你不在了,我肯定永遠都抱著跟你的記憶過日子!」

「連女人都不喜歡了嗎?」

雪村點頭。

艾薩克低下頭吻他,這次輕點一下就離開,「所以你愛的是我這個男人,你只會愛我,但就算這樣你還是在跟男人交往,幹嘛要想得那麼清楚?難道愛男人會讓你難過得想死嗎?」

 

雪村聞言,不知所措。

「你擔心被別人說,我們是什麼男同志紋章畫家…?」

雪村看他一眼,失笑著說:「這稱號有種走在時代前端的感覺。」

「我愛你,雪村。」艾薩克吻著雪村,說一句吻一下,「我沒想過會這麼愛一個男人,但我清楚我愛的是你這個人,不是跟性別在交往。」

「艾薩克。」

 

「記得我說過的吧,我一直想毀掉這麼無聊的畫壇,但沒有你,我做不到。」

「所以雪村,我這輩子只認定你,別人怎麼說我不管,男同志什麼的,管他呢!?當我懷裡抱著你,吻著你的時候,我只想到要怎麼跟你一起計劃未來的事,能共作出讓那些老古板大吃一驚的紋章畫,我高興得快要瘋掉了,根本沒空在乎別人的觀感。」

「而你,居然不這麼想?」


「跟你在一起的時候我也覺得很舒服,但是…想到愛男人或是男同志這種字眼浮現出來,我就變得非常在意,是啊,我計較什麼呢?我喜歡的是叫做艾薩克的人,而他剛好是男人,所以我跟他試著用男人的身分談戀愛。」

艾薩克滿意的點頭,「我剛才對你說過,現在換你。」

「什麼?」

「我要聽你說你愛我。」艾薩克像孩子般執拗著。

「不用了!這種話應該放在心裡想想就好。」雪村鬧著彆扭。

「我不管,對我來說放在心裡等於不曾發生過,愛的時候就要大聲說出來,等到我不在了你要說給誰聽?」

「你會不在嗎?」雪村認真的看著他。

「那是個假設。」

雪村拿他沒辦法,心裡同時在想,艾薩克雖然行事像個傲嬌,但該坦蕩的時候還是讓人很難為情。

「快說啊~雪村君~」艾薩克開始鬧雪村,除了吻他還亂摸起來。

「好癢…不行!別鬧啊艾薩克!我說,我說嘛…我……」雪村迎上他的海洋色目光,抱住他並在他耳畔細語。

「我好愛你,艾薩克,愛你愛得可以去死。」

艾薩克摟住雪村的腰,回擁他的力道很重,那代表艾薩克正在像孩子一樣高興著。

「放心啦,就算我不在了,我死也會想辦法見你,就算只有靈魂…就算我變成幽靈……」艾薩克直視雪村的臉,在那上面吻著,「你記得我重視你就好。」

「嗯嗯,我知道。」

「那麼……氣氛正好,不如現在做吧。」

雪村嚇得推開他,「只有這個不行!」

 

 

 

 

 

 

想畫兩人日常做愛的感覺(喂

崩壞的上車圖請小心

 

 

 

 

 

 

 

 

 

設定一下情境

大概是艾薩克拉著雪村說「好久沒做了來嘛」

雪村一般都是禁慾跟彆扭的拒絕不過不討厭跟艾薩克上床

於是

 

110801.jpg

 

 

畫他們搞這種事時我都覺得他們不會欲迎還拒,

就是兩個男人做愛啦ww

雪村也常常需要被刺激(?)所以常常做完在床上跟艾薩克談畫圖的事

 

1108-r1802.jpg

如果不急,艾薩克都會等到戴小套套才上雪村XD

在戴之前會說幾句話

 

 

戴上了~!

艾薩克「那麼可以開動了」

(啥莫名其妙的

 

1108-r1803.jpg

這次是傳統型體位唷w

後續要是有心情再來補畫吧

 

 

 

 

【雜談】

也許是因為看過設定集,更進一步瞭解了艾薩克對雪村的感情。

也更加肯定了艾薩克是真真正正重視著雪村。

於是我無可救藥的想畫流星,想要在自己的世界描繪著艾薩克和雪村彼此相愛、彼此重視的每一天。

對我來說,艾薩克好愛雪村,雪村好愛艾薩克,這樣就夠了。

當然兩個人做愛的次數增加了,一部分是藝術家奔放的性格使然,一部分是熱戀中想要跟對方上床。

雖然雪村不太喜歡但也會容忍著艾薩克然後不時也會事後躺在床上和他談著畫圖的事。

然後說著「畫圖絕對不會輸給你」這樣的話。

 

以前我曾說過艾薩克其實對雪村是一見鍾情(噢)除了雪村是他理想的畫家同伴,

另一方面是唯一他所認同的對手,結合設定集說的那些事情,

我相信艾薩克就算不是愛雪村,也在心裡重視著他…是吧?

能喜歡アイユキ我心裡覺得很幸福

雖然說現在身邊沒有什麼同好了,但自己這樣想像著喜歡的CP

還能創作是種被救贖的情感

 

其實少了一段H的過程但時間太晚了請讓我之後再補QQ

Pagination

Utility

Calendar

04 2020.05 06
S M T W T F S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 -

About

Entry Sear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