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try

聖夜の舞踏会~茶熊学園の二人~

※舊文搬運

 

這是自己妄想的茶熊アイユキ,
故事建立在雪村想在舞會找伴,所以把艾薩克叫來的設定XD
這次的茶熊雪村實在太棒太帥了,
我把喜歡的「是親友也是曖昧關係的兩個人」大人的戀愛感覺套在アイユキ上,
讓雪村和艾薩克,一起談場成熟男性(?)的戀愛吧!w

 

 

~聖夜祭的舞會~




雪村特地換上自己喜歡的和裝一起與受他邀約而到茶熊學園的艾薩克參加舞會。

這沒什麼動機真的要說大概是……他想穿給艾薩克看想把自己跟以前不同的那一面呈現在艾薩克面前。



艾薩克眼尖地看見雪村的新裝那件覆在他肩上的白色短外掛跟自己穿著的短披風相似的款式不禁悄悄地勾彎了嘴角。

 

「艾薩克來跳舞吧。」雪村主動邀請艾薩克伸出了手望著他。



「好啊。」艾薩克握住雪村跟自己相較起來有點纖細的手然後領他步入了舞會中心。




「我說雪村君你果然到哪裡都是沒朋友的人…不然為何要特別約本天才過來。」



雪村沒空回答他的心思全在突然把臉靠過來的艾薩克身上。



121602.png

 

「你在說什麼啦…還有你靠得太近了吧



「還行我們湊合一下就好。」



「什麼是還行啊?!朋友之間的距離…太近了




艾薩克聳肩「又是套路一樣的發言~唉呀你又不會跳舞本天才必須摟著你的腰拉著你的手才能帶你舞步啊。」



雪村吃驚的看著面前的人察覺到艾薩克正摟著自己他惱怒地喊:「你…艾薩克你這個大白痴



雖然在眾目睽睽之下但這兩人一如往常般一邊跳一邊吵架。




「怎麼難為情了嗎」艾薩克跟往常一樣毫不留情地嘲諷雪村但摟著他腰間的手力道卻比任何時候都輕柔著。



雪村低著頭抿著嘴沒說什麼接著搖頭。



「只是跳舞而已…我、我才不會想太多。」



「哦但是這時候的雪村君…很可愛喔。」



?!你說什麼」雪村驚訝地挑眉看著艾薩克「我可是男人



「對你是長得很漂亮的那種男人…特別是你身上這套衣服非常適合你。」



「艾、艾薩克…」雪村很少被艾薩克這樣發直球的讚美著一時心慌。



「哈哈哈哈哈只有像你這種沒情調的男人才會穿得跟別人不一樣哈哈哈哈不是很適合你嗎



「混蛋」雪村內心想像著把艾薩克揍過一百次的畫面怒氣才稍稍減退。



艾薩克果然是艾薩克不管何時都不改辛辣毒舌的口氣。

 

 

 

~在舞會結束後~





跳舞之後接著是飲酒會。



雪村在酒會上多喝了幾杯醉得胡言亂語

艾薩克雖然也喝了不少但因為酒量很好的關係變成負責送他回去的那個人。



「我~我還要喝艾薩克你去多拿幾瓶酒我們回宿舍繼續喝嘛~~」



「你已經不能再喝了醉鬼。」



艾薩克扶著喝得爛醉如泥的雪村忍受著他不穩的腳步以及時不時就會走去撞牆的步伐堅守著送他回宿舍房間的任務。



「我才~沒有醉呢好不容易這麼開心…我要喝啦而且只有這個晚上你就要回去了…所以來喝啊是男人就~不要婆婆媽媽的…



艾薩克不管身旁的男人說了多少醉話他把雪村房間的門打開讓雪村坐在沙發上休息。



這個時候他發現雪村房間的佈置似曾相識。



是了就是他在花都之島的家他的房間。



一模一樣不管是床單的花色或書櫃上的星狸貓玩偶…順便說那是色律給的。




雪村坐在沙發上這時酒醒了一點點…對只是沒那麼想再喝酒的程度罷了。



這時的他已經換下和服穿回原本的學校制服因為覺得累而脫掉外套。



「怎麼了不舒服嗎



艾薩克單腳跪在沙發旁邊用手摸摸雪村的額頭「醒了嗎要不要喝點熱水



「艾薩克…」雪村半瞇著眼睛看他。



「對我在這裡。」



雪村感覺艾薩克在離他不遠的地方於是本能地伸手過去攀住了親友的肩膀讓自己的身體依賴在艾薩克懷裡。



「雪村君…?!



「艾薩克…沒有你在的時候我很寂寞。」



「嗯…現在是真心話時間嗎



「我想要你。」



「呃?!」艾薩克愣著。

 

 

「如果艾薩克也留在茶熊學園就好了…哈哈我知道你絕對不可能當老師的說…你這傢伙不可能…」



「你別說得那麼武斷。」



「我…因為我很、瞭解你我知道你。」



「那我要說你猜錯了我可不像雪村君只圖一成不變的畫圖任何對本天才經歷有幫助的事物我都蠻樂意試試的。」



「…那你要當老師嗎艾薩克…老師



艾薩克失笑的「你真的醉了快去床上睡覺。」



雪村感覺艾薩克要把他推開於是雙手抓住艾薩克兩邊腰際意圖很明顯。



「我不想睡…我想注視你…就這樣注視你不想閉上眼睛。」



「雪村君…喝成這樣神智不清的時候反而很可愛呢…稍微可愛過頭啦。」



「我可愛的話你會愛我嗎



「嗯~這個嘛。」



雪村覺得艾薩克在逃避回答於是就說:「你曾經講過你愛我愛到比死還愛。」



艾薩克拿他沒辦法只好安撫雪村的摸摸他的頭「嗯我愛你愛到死…滿意了嗎



「不滿意。」



「喂喂雪村君…」



「不能真正確定你在我身邊我的心總是懸在半空很不安…就算你這麼說…」



艾薩克突然有個感覺雪村藉酒裝瘋把平常不說的話全都一口氣講出來了。




「雪村你根本…沒有喝醉吧」艾薩克直截了當的問。



「…嗯不知道。」雪村一雙微醺的眼神直直地看著艾薩克。



「你這傢伙給我自己上床睡覺去。」艾薩克指著床的方向命令著。



雪村不放開艾薩克的腰得寸進尺地向上圈摟著「你陪我睡覺我就上床。」



「我才不跟你上這裡的床」艾薩克覺得這可能是陷阱另外就是這裡不比自己家可是雪村的宿舍…要是做了不該做的很麻煩。

 

 

「艾薩克…你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彆扭…明明在花都之島都直接出手的說。」雪村繼續著他的醉話。



「變了性子的人是你吧你到底要幹嘛



「這樣。」



雪村把臉向上抬然後把嘴堵住了艾薩克的。



「…?!!雪…村──────」



面對這樣的投懷送抱以及強吻艾薩克花了一分鐘認真的思考到底要不要把他推倒。



「我好愛你艾薩克我愛你。」



雪村聲音及動作都變得熱情他用臉頰磨蹭著艾薩克的耳際、下巴然後埋進對方的肩膀難捨的低語著。



「不…雪村…冷靜點別做明天就會後悔的事。」



雪村默默看著艾薩克然後點頭。



「知道了吧快點克制下來。」艾薩克見他那樣以為他會變得安份。



不過…



雪村拉住艾薩克的手把他拖到床邊「好咱們到床上繼續。」



────跟一個醉鬼討論理智他是否弄錯了什麼艾薩克心裡閃過這個念頭。



「你給我睡覺現在、馬上。」他吸了口氣補充著說:「等你醒了再繼續那些事情現在的你…我連碰都不想碰。」

 

 

雪村被艾薩克那麼一兇整個人變得異常安靜的坐在床沿接著打開束在衣領的絲巾為了透氣而拉扯著胸前的上衣鈕扣最後露出底下白晢的肌膚。



艾薩克困惑地看著他的動作不解著。



「好熱…把衣服…脫光……」



「喂喂停止你想再脫下去嗎」艾薩克擔心這傢伙真的會如言實行一時情急便按住雪村的手。



雪村這時用另外一隻手抓著艾薩克的手把他拉到床邊坐著。



然後他跪在床上雙手抱住艾薩克的肩膀低著頭讓淺紫色的髮絲垂在艾薩克的耳邊。



121702.jpg

 

「雪村君……



「就這樣…抱著我……別放開喔。」雪村低啞著聲音將它送入艾薩克的耳底。



也許是被氣氛影響艾薩克也難以自制的用雙手緊摟著雪村的腰將自己的上半身靠在雪村胸前。



「嗯我不會放的…從很久之前我就沒想要放過你了。」



雪村聽了不禁笑出聲音。



「艾薩克。」



「嗯



「我喜歡你。」



「啊啊我知道喔。」



說著艾薩克收緊了雙手然後親吻雪村隔著衣服的胸口當做約定一樣的吻著。



「比起喜歡愛到快要死掉的形容詞……更適合咱們是吧



雪村把手移到艾薩克的頭部兩側怕他逃掉那樣的固定著。



然後──────



「我愛你愛得要死。」



雪村將帶著熱度的吻印在艾薩克光滑的額面。

 

Pagination

Utility

Calendar

04 2020.05 06
S M T W T F S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 -

About

Entry Sear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