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try

アイユキ1008(追加後續)

跟同好討論流星續篇時產生的腦補小劇場

艾薩克視角的流星故事一定充滿著對雪村君的愛QQ

 


「雪村君,像你這樣子腦袋古板的人想當紋章畫家,除了跟隨本天才的身後,你無路可走……明白嗎?」

「艾薩克,我會畫出比你更多的畫,總有一天一定要打倒你。」

「哦,我等著,但是希望真的有那一天……哈哈哈。」

那是做為紋章畫家的兩個男人,曾經面對面說過的話。

 

一個清亮明朗的上午,雪村拎著作畫道具走進美術館某個無人的房間,並且事先得到館長的許可待在這裡作畫。他之所以會將畫圖的地方從自宅挪到美術館是有原因的,除了想處於藝術氣息濃厚的地方、給自己一點壓力以外,他還想盡力多畫一點圖,好早點開屬於自己的個人展。

 

他想超越自己以前一天完成十幅畫的能力,只要能多畫一幅是一幅。不這樣的話,他無法擁有擊敗艾薩克的力量,雖然兩人無數次交過手,但每次都是他被狠狠的打倒,於是他下了決心,今天一整天都要待在這裡畫圖。

 

雪村放好畫架,擺上乾淨的畫布,在調色碟上置入需要的基本顏料,他拿起毛筆開始畫圖。

 

屬於白日清新的空氣從窗外流洩至室內,耀眼的陽光拂著雪村坐得端正的上半身,對他而言一切都是好的開始。

 

然而,他才剛要投入的時候,窗外隨即傳來他熟悉的男人笑聲,以及一道宣示主權的腳步聲。

 

硬質的皮鞋踩踏在美術館光滑的地板,進而發出規律明快的步伐────艾薩克・里維埃爾走進雪村在的那個房間,走路有風的輕撥覆在肩上的白披肩,一臉存心看他好戲的笑著。

 

「哎呀,館長告訴我你在這裡,本天才還不相信,原來雪村君真的在畫圖……哈哈哈!你好認真,好令人佩服。」

 

雪村一臉反感的瞪著艾薩克,「說什麼佩服,你是來笑話我的吧。」

 

「對呀,本天才覺得太好笑了,看來你知道要超越我至少要這樣努力才夠……是嗎?」

 

雪村看見艾薩克倚著門口的那道牆,一臉不懷好意的睨著他笑,當場煩躁的轉過視線,把注意力移回畫布。

 

「說夠了,你能離開了嗎?我要一個安靜畫圖的空間,請你別打擾我。」

 

「好好好,我也有自己的事要忙,只是聽說你的事覺得好笑才來看看,雪村君!你就慢慢忙吧,如果需要我給你一些提點,不要客氣喔。」艾薩克扭著眉毛在笑,眼裡嘴角都盛著對雪村的嘲弄。

 

「不必!你快點給我消失吧!」雪村生氣了。

 

「哈哈哈哈!你最好笑的地方就是不管我怎麼逗,永遠都有豐富的反應,太可愛了雪村君……好,我走了,你自己努力吧。」

 

雪村心裡賭著一口氣,不肯目送艾薩克白與金色相間的背影離去,固執地注視自己的畫布。

 

他一定要努力,在夕陽落下之前畫出一堆畫,至少要能把艾薩克那張笑意常在的臉毀掉的程度,除非看那傢伙吃驚的模樣,否則他不認輸。

 


---


夕陽橘紅色的光暈拂向美術館的時候,艾薩克有意識的走向白天造訪過的那個房間。

 

他的確想瞧瞧雪村這會兒還在畫圖的那股傻勁,不知為何只要一想到這裡,總能逗得他發笑。雪村那個人就是這樣,禁不起一點激就會拚命衝,但他就是很喜歡雪村這一點,而雪村為了想贏過他,想必仍然在努力畫圖。

 

「雪村君~時候不早了,你要畫到什麼時候呀?」

 

艾薩克溜進畫室,看見地上堆了一疊已經完成的畫,而雪村坐在一張染著顏色的畫布前,一手摀著肚子,另一手吃力的握筆作畫。

 

「還差一點……只要畫完……就有…十五幅……畫……」雪村臉色蒼白,頰邊流著冷汗,眼中只有畫圖,無視身後艾薩克的注意。

 

艾薩克察覺到什麼,他拿起雪村完成的畫作,端視了一會放下,然後走到雪村身邊問:「你一直畫圖,中間沒有休息嗎?」

 

雪村不理他,執著的抹著畫布。

 

「喂,雪村?」

 

雪村雖然臉色難看,但雙目銳利地停留在畫上,唇邊緊緊咬著,不肯示弱吭聲。直到他將畫完成的那一瞬間,發出一道難受的呻吟。

 

「胃好痛……」他承受不住痛楚的將額頭靠在畫布,低聲說道。

 

艾薩克見他虛弱的樣子,伸出手撐住他的兩肩,在雪村耳邊問道:「喂,你該不會是什麼東西都沒有吃,拚命拚命的畫圖?」

 

雪村勉強的轉頭看他一眼,「艾薩克……你…你是在…關心我嗎?」

 

「回答我。」艾薩克難得板起臉孔,沉著聲命令雪村。

 

雪村這時已經沒有一絲繼續坐在原地的力氣,他向後靠,倒進了艾薩克的懷裡,唇邊呢喃。

 

「你…跟我想的一樣……只要我畫了這麼多畫,你就不會再嘲笑我,艾薩克……你是不是好震驚……覺得我超越了你的想像……」

 

艾薩克睜大雙眼瞪著雪村,他抿著嘴唇,接著搖頭失笑。

 

「你就為了這個,從白天畫到現在?你知不知道做為一個畫家最重要的是體力,簡直是亂來,難道你不要命嗎?」

 

「沒關係……因為我……不想輸給你……寧願像現在這樣……好痛……」雪村露出虛弱但很有得逞意味的笑,然後因為失去體力,眼前一個昏眩而閉上眼睛。

 

他陷在艾薩克懷裡,彷彿知道這個男人會全力守住自己的身體,或者是他看到艾薩克的表情,能夠把什麼都丟下,心滿意足的陷進另一個世界。

 

艾薩克心裡的確很震撼,他對於雪村如此看重兩人之間的競爭,感到內心被一股奇妙的感覺侵襲。他有點摸不著現在心裡的想法,只能把握住懷裡虛軟的雪村身體,將這個男人橫腰抱起,離開畫室到另一間空氣流通的房間。

 

他把雪村放在一張沙發上,然後用裹著雪色布料的手指撫去雪村皺起的眉頭,接著向下滑,碰碰臉頰與下巴,再以手心將橫在雪村臉上的紫色瀏海向上按住,得以看見對方的整張臉孔。

 

艾薩克壓下身體,輕輕往雪村臉上吹一口氣,將唇輕柔地貼在他的額前。

 

「即使明知你贏不了我,也還想這般努力……真是,被你打敗了。」

 

他渾然不覺,自己露出向來沒人見過、他也不曾有過的溫和笑意。

 

 

***



雪村從一層白色的意識清醒過來,他感覺自己躺在一張非常柔軟的大床、並不是他習慣睡的硬質榻榻米。

 

於是,他伸手撐了撐床板,讓自己因久睡顯得暈軟的身體坐起來,發現這是艾薩克的工作室。

 

他觀察出貼在牆壁的幾何花紋與角落堆積的畫作,那些帶著濃厚的艾薩克風格,這裡的確是那個男人住的地方。

只是──────

他為什麼會在這裡?

就在雪村伸手揉著頭側,試圖理清思緒的同時,房間緊閉的門應聲而開。

「咔鏘」一聲,艾薩克托著一碗熱食的身影隨即映入他的眼底。

兩人相望,因為不適應而沉默著。

「醒了?」

雪村點頭,視線移到艾薩克手裡托著的東西,假裝被它吸引。

「那、你能吃吧?先起來喝了這碗湯,再回去躺著睡覺。」

艾薩克讓雪村伸出雙手,然後把微溫的瓷碗讓他捧著,半催促的讓雪村進食。

雪村喝了一些,感覺胃的抽痛因為溫和的熱湯有了舒緩,他抬頭向上望,看著艾薩克。

「這是你做的嗎?」

艾薩克愣了一下,張嘴、看似要說「是」,但過了會卻搖頭。

「我叫人買的,只是放了一些時間都冷掉了,所以重新加熱過。」

雪村觀察他回答的方式,心裡默默想著,明明就是艾薩克做了自己手上這碗湯,他非但不說、還意圖輕描淡寫,為的是不讓自己在意,但是──────

他這樣子,跟平常的艾薩克一點都不一樣。

「哦…不是你做的,那我不需要向你道謝了?」雪村試探的問著。

「本天才不想要你的道謝,倒是你、雪村君,你做為男人的身體太虛弱了…不,你為何這樣虐待自己?」艾薩克坐在雪村旁邊的位置,冷靜的質問著他。

「我想贏過你。」

「哈!你這低智商的豆腐腦也只配想這種小事了,萬一我沒去找你,現在你還躺在美術館冰冷的地板瑟瑟發抖吧?!」

雪村看著艾薩克的側臉,他正扭著粗眉毛嘲諷自己,語氣口吻都是那種帶笑的酸溜溜,可是有一點跟平常不同。

「艾薩克,你生氣了嗎?因為我這麼逞強,所以你不再嘲笑我了?」

「笑你是一定要的,不過你不顧身體發出的警訊而逞強的行為,我不十分讚賞,甚至說、那是自殺的行為,我瞧不起你這麼做。」

雪村看著他,回應的一句話也沒有。

「想打敗我隨時都可以,不過你的身體一垮,什麼也沒了--我希望你更重視一下你自己,要好好努力鍛鍊身體呀!」艾薩克像忍耐不下去那樣的把身體轉向雪村,雙手按住他的肩膀,「你不要忘了,身為我的勁敵,這麼不愛惜自己是對本天才的輕視,你懂嗎?不准再這樣了!」

雪村抿著唇,愣了愣。

「啊、嗯…我知道了,所以你可以放開我嗎?湯…還沒喝完。」

艾薩克也察覺到自己似乎比平常釋放了更多的關心給雪村,他有些反常的安靜,接著起身走到門口,轉頭看了雪村一眼。

「別露出那種蠢蠢的臉啊,我覺得今天怪怪的,什麼都很奇怪…不說了,晚點我再來收拾吧。」

雪村望著艾薩克走之前對他說那句話的表情,即使耳邊響起關門聲,他毫無察覺艾薩克究竟離開多久,只是……

像艾薩克說的,今天什麼都怪怪的,他們兩個都是。

 

Pagination

Utility

Calendar

04 2020.05 06
S M T W T F S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 -

About

Entry Sear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