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try

腦劇場兩篇

【注意】

有流血表現,無盡夢魘劇情成分

請慎入

從惡夢驚醒的thomas起床,看見黑髮少女站在身邊,內心鬆了口氣。


「你和我說好要一起吃早餐,怎麼睡到現在?」

「噢抱歉,我做了惡夢,以為妳死了。」

gabby微笑,「看,我很好,而且你說會保護身為妹妹的我對不對?」

thomas困惑中帶點難為情,「但那是小時候的事了。」

gabby答,「但那承諾仍然有效。」

 

 

thomas尋找著gabby,始終不見她的蹤影,

他推開一扇又一扇的門,發現一個被黑暗所佔據的房間,

傳來水聲滴在地板的聲音。

月光突然射進窗裡,拂去了黑暗。

 

thomas站不穩,蹌踉跪在地板,一雙眼睛瞪著無數具吊在房內的屍體──────
「gabby,不…!不是真的…」
無數具擁有他妹妹模樣的屍體,仿佛像惡夢折磨著thomas的靈魂。

 

 

***

 

 

男人的叫聲驚慌失措的從暗夜的房間中傳出,撕裂了死一般的寧靜。
thomas正在喘息,從小時候得到的哮喘使他沒辦法控制喉嚨裡那股像被塞了一團棉花的窒息感,接著他無法壓抑的喘氣。
───惡夢,一個又一個的惡夢追逐著thomas,他簡直要瘋了。
「親愛的,你做惡夢了嗎。」溫軟中帶著平靜的女性聲音,從他身邊傳來。
thomas吃驚的看著她。
那個躺在他身邊、有著妹妹gabby容貌的女人。
───我的妹妹為什麼躺在我身邊?!thomas腦中的震撼像海浪般湧向眼前。


女性推開覆身的棉被,起身湊過去,手摸著他的臉,神情之中有著關心。
「做惡夢了?」
thomas立刻拉開跟她的距離,「妹妹…怎麼會…」
「親愛的,不是妹妹、而是妻子喔,我是Gabriella,你不記得了嗎?」
「我…明明記得妳是gabby,怎麼會…」
「你臉色好蒼白。」Gabriella用手捧住thomas的臉,帶著憐惜,「幫個忙,你去喝點牛奶,會舒服一點的。」
thomas順從的起身下床,「好吧。」


(thomas的場合)
對thomas來說,他一直記得gabby是妹妹,而他是哥哥,一直在尋找她。但是,這不對,從什麼地方、哪個環節出了差錯?他無從得知。
現在究竟是現實,還是夢境?身邊的女人到底是妻子,還是妹妹?
他完全混亂了,只能照著Gabriella的話行動,對她說的每句話言聽計從。


(Gabriella的場合)
她很擔心thomas,她的丈夫。
現在thomas的思緒很混亂,他無法保持清醒,有時對著她喊著別人的名字,有時對著她大吼大叫,經常表現出一副纖細的失控模樣。
雖然請教過史密斯醫生的意見,但Gabriella不願意讓丈夫一直待在醫院,所以她把他接回家,想靠自己來照顧thomas。
回家的第一個晚上,thomas就出了狀況,但這無妨,她願意承擔這種風險,她希望近距離看到他,就算已經不是過去那個沉默而溫柔的他。

不過,他只是去餐廳走廊那裡喝牛奶,也花太久的時間了吧。
Gabriella決定下床離開房間去看看。


她提著燭台,在被黑暗籠罩的長廊中,依靠微弱的燭光摸索著thomas的身影。
四處都找不到他,不知道他是否迷失在家裡過多的房間。
終於,Gabriella在一個走廊轉角的牆面遇見了thomas。
他蜷縮著身子,坐在地方不斷發抖。
「親愛的…?」她走過去,不安的看著他。
thomas那本來圓潤英挺的臉,被恐懼折磨成凹陷消瘦的模樣,立體的五官也變成交織著不安與淚水的扭曲,他的眼神空洞,死死地盯著Gabriella身後的一處黑暗。
「親愛的!thomas!看看我,你到底怎麼了,還好嗎?」
她開始後悔讓他自己一個人在這家裡走動。
她開始自責為什麼不幫他把牛奶送到房間。
她蹲下去試著聽他在說什麼。


「gabby死了────」
「是我殺了她」
「我是兇手」
「她變成鬼了」
「她臉上流了好多血,拿著刀子來追我了」
「我會被殺…對,她要殺我!嗚…是不是被她殺了,我就不會再做惡夢了?」

──────…


Gabriella抱住thomas,不讓他繼續把臉埋在曲起的膝蓋。
「這裡沒有gabby!沒有人要拿刀子殺你!醒醒,thomas!醒來啊!你的妻子在這裡等你抬頭看一眼…神啊,請你不要遺棄thomas,拜託你,求你了。」
遍地的黑暗,籠罩著陷入迷亂、失措的兩個人。
惡夢彷彿永遠都不會結束。

 

 

Pagination

Utility

Calendar

04 2020.05 06
S M T W T F S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 -

About

Entry Sear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