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try

危険な橋は渡るべからず|end

艾薩克牽著雪村的手回自己家。

 

──雪村原本不肯讓艾薩克在外面跟他距離這麼近,但艾薩克緊握他的手不放,好像是什麼一放開就會消失的東西……於是,雪村半推半就的讓對方抓著了。

 

他們走進公寓門口,進入客廳,感覺累了的坐在沙發。

 

雪村掙開艾薩克,緊張的走到電視前面,按了幾個按鈕,打開電視並選了一個地方頻道。

 

 

「我們看一下新聞,說不定有那件事情。」

 

艾薩克靠在沙發上,往天花板翻了一個白眼,「有什麼好擔心,沒想到你竟然這麼怕外面的風評。」

 

「你別管,我就是想看。」雪村走到沙發,坐在艾薩克身旁一個位置,耐著性子對他說:「而且,我也不是擔心自己,我是怕你受影響。」

 

「我這個天才畫家,才不擔心那種膚淺的小事。」

 

「對~你是天才,你最了不起,麻煩你陪我看一下電視。」雪村不像以前會被艾薩克激怒,而是會順著他的話走,順便捧他幾下。

 

艾薩克被雪村那樣說著,腦袋戴了幾頂高帽子舒服了之後,也就不再嘴巴壞的碎念下去,「你……好像知道怎麼跟我相處啦?」

 

雪村沒有搭理艾薩克,而是目光被出現在電視裡的畫面吸引,接著嚇一跳。

 

「你看,是色律……她上新聞了……是你安排的嗎?」

 

「別說傻話,我妹妹怎麼會──等等,怎麼回事?」

 

兩人同時感覺錯愕的盯著電視看。

 

 

映現在電視頻道的畫面,是人潮擁擠一團亂的美術館,有許多不同新聞台與報社的記者,正對著一個身材嬌小的少女問問題。畫面中出現了斗大的標題,看得出跟那則偷拍報導有關係。

 

由於這是現場直播的新聞報導,從電視喇叭傳來的聲音也有點吵鬧,一群人叫喊的聲音跟記者們說話的聲音擠在一起,讓做為主角的色律說話聲聽起來,有些不明顯。

 

這時,一個記者說話了。

 

「色律老師,可以請教一下妳哥哥被拍到跟某人接吻的照片,究竟是──」

 

「那個啊,就像我的橘子夫婦,有的時候會噗哇~一下,然後跟著嗶哩嗶哩,咻咻的碰碰著,過了一下就會嘩啦嘩啦的結局囉!」

 

色律面帶笑容,手舞足蹈的回答記者們的問題,然而現場的氣氛卻因為色律而變得一片安靜。

 

「呃,老師……我們聽不懂這麼專業的術語……」

 

「嗯唔嗯───就是說,哥哥有一個展,是在說不分物種的愛情嘛,於是他找了跟他最要好的朋友雪村君,兩個人呢,就是在排演要在展上公開的戲啦!」

 

一群記者聞言,努力的按下快門,努力的抄寫色律說的話,努力的問問題。

 

「所以,跟那本八卦刊物說的,完全不一樣囉?艾薩克老師不是那種私生活很亂的人,而是致力於創作生涯?」

 

「這麼說,那張接吻的照片是為了老師的展覽而準備的?」

 

色律點了一個頭,「嗯,就是這樣喔!如果找個漂亮的模特兒親親,肯定會讓大家亂想的,要是找個男生親親,一點也不吃虧喔───啊,哥哥,還有雪村君,你們看到了嗎,我上電視囉!」

 

色律說時順手拿起一個記者手上的麥克風,面向鏡頭揮手笑道:「有件事我要跟你們說,那就是今天我不回去囉,你們要好好排演喔!」

 

「色律老師,請不要這樣!把麥克風還給我好嗎?」

 

「沒有哇,我只是噗哩──的從你那裡借用一下嘛!」

 

另一個記者見縫插針的問:「現在傳言說,艾薩克老師跟發行那本刊物的報社有紛爭,關於這件事,做為妹妹的色律老師又怎麼看呢?」

 

「嗯嗯嗯~我覺得啊。」色律面向鏡頭,拿著麥克風,一臉挑釁地說:「那個社長先生,你是───笨蛋──聽到了沒有,你以為拍到哥哥的秘密,其實根本不是啦──你這個笨蛋!」

 

「喔喔,被那個天才畫家的妹妹,色律老師認證笨蛋的某社長,不知又作何感想?」

 

接著又是一段快門與閃光燈的聲音。

 

「然後哇,還沒看過哥哥的愛情創作展的人,要快點來看,最後一天會有哥哥現場跟雪村君親親的實況演出,很好看,快來──」

 

電視畫面出現了急忙攔阻色律說話的美術館館長。

 

「色律老師,請適可而止!」

 

「館長先生,我是在幫忙宣傳,還有哇,萬一看了那則報導就以為哥哥很亂來的人,錯過哥哥的展,簡直太可惜了。」

 

「不,夠了,妳這樣會讓大家困擾的──」館長一面把色律從現場拉走,一面謝絕記者的追逐,兩個人一起從電視畫面中消失。

 

雪村目瞪口呆的望著電視,過了一會才走過去把電視關掉。

 

艾薩克坐在沙發沒說什麼──況且也不知道要說什麼,最多他只能作作樣子的咳嗽幾聲。

 

「艾薩克。」

 

「啊啊?」

 

雪村轉身面向他,兩手環胸,一臉很防備的說道:「我不會配合你做什麼親親的演出……」

 

「喂喂,那不是我說的,我跟你一樣都是看電視才知道的好嗎?」

 

儘管艾薩克再三解釋,雪村仍然懷疑地觀察他。

 

「真的?」

 

「真的真的──不過……」艾薩克想到什麼而仰頭大笑,「哈哈哈──哈哈哈哈!虧我妹妹想得出那種理由,一群白痴似的記者都被她耍得團團轉,不愧是我里維埃爾家的人,太好笑了,哈哈哈哈!」

 

雪村重新坐回沙發,一臉嚴肅,「這是笑的時候嗎?」

 

「為什麼不是?」艾薩克雙手攤放在沙發椅,蹺著腳,一副放鬆舒服的樣子,「被色律這麼一攪和,起碼有一半以上的人會以為我跟你接吻是一種噱頭,當然也會被人認為不正經啦……管他呢?」

 

「艾薩克!你不應該把事情想得那麼簡單。」

 

「說實話,我懶得想那種無聊的事。」艾薩克把手放下,轉而扣住雪村放在沙發柔軟椅墊的手腕,「我腦袋裡想了什麼,你知道的。」

 

「我不知道啊!」雪村裝不懂的想從他手裡掙開。

 

艾薩克傾身靠過去,趁其不備的吻了他一下,再把臉快速移開,微笑。

 

雪村閉著眼睛,一面壓抑的倒抽口氣,一面覺得這樣的吻很美好。

 

「艾薩克,我問你……你到底那時候跟他們說了什麼,這次你一定不要再逃避回答,好不好?」

 

「你很不死心耶,雪村君,非知道不可嗎?」

 

雪村點頭。

 

艾薩克眼睛一亮,他移動一下位置,靠向雪村,「好,我可以說,但是……」

 

「嗯?」

 

他把臉湊到雪村臉上,嘴唇輕貼在對方下巴,接著往上移,距離雪村嘴唇只有幾公分之前,他低聲說道──

 

「讓我上你……我就說。」

 

當艾薩克的聲音描述一種直接的渴望,穿進雪村敏感的耳膜,不由得全身顫慄的一震,回視他的眼睛,同時屏息著。

 

「唔……你……你一直都在想這種事嗎?」

 

「當然啦,我是男人,會想碰自己愛的人,很正常吧。」

 

「唔唔唔───」雪村很猶豫的看著艾薩克,畢竟他對那種事不是很喜歡,雖然大家都說搞藝術的人很隨性,不過他不是,而且也沒辦法適應那種世界。

 

他雪村,只是單純喜歡畫圖才會當紋章畫家,喜歡靠自己的手創造自己的圖,就算自閉的躲在角落畫圖也沒關係。

 

然後,以他對艾薩克的瞭解,應該也不是隨便的人。至少他曾經聽過艾薩克說不喜歡那種自以為瞭解藝術、其實很膚淺的傢伙,而且艾薩克是個有原則的男人,他比誰都清楚。

 

「怎麼了,在想什麼?」艾薩克看雪村在發呆,伸手過去碰他的臉。

 

雪村抬頭,下定決心的盯著他,點頭,「好吧,只要你說……要我做什麼都可以,上床什麼的……我都答應你。」

 

艾薩克懷疑的挑眉,咧嘴笑了一下,「所以,其實你也想讓我抱你?」

 

「不是!可是……跟艾薩克的話……沒那麼討厭做……」雪村察覺艾薩克把手往下滑,靠近和服衣襟的地方時,便伸手將他推出去,「等等,你先說了才能碰我。」

 

「嗯……就是……」艾薩克兩隻手扣住雪村的,想了一下才說:「我就只是很溫和的告訴他們,如果再來惹我們兩個……」

 

「怎麼樣?」雪村緊張的追問。

 

艾薩克傾身過去,吻了吻他的額頭,「我就讓他們消失在世界上……就這樣。」

 

雪村生氣地看著艾薩克,「你這樣根本是威脅恐嚇!」

 

「才不是,最多也只是好心的提醒罷了。」

 

「你這個白痴大哥!」雪村受不了的捏他一下。

 

「好了,我已經說了,那……你的誠意呢?」艾薩克挑釁地看著雪村。

 

「嗯──準、準備好了,你來吧。」雪村用力閉上眼睛,等著艾薩克把手伸過來。

 

雪村感覺艾薩克的手從他手腕的地方往上移動,到了肩膀的地方,不過他不敢睜開眼睛,因為心跳的聲音太大,他怕被聽見。

 

然後一陣濕潤的感覺,佔據雪村的意識,他忍不住半睜開眼睛,偷偷看到艾薩克的臉就在眼前,給予他一個淺而甜美的吻。

 

「──艾薩克…」

 

「嗯?」

 

「接下來,到你房間嗎?」

 

「不用了,這樣就好。」艾薩克知道,雪村從一開始就很緊張,不是真的想跟他做愛,他沒有非要推倒雪村不可,反正來日方長。

 

有空時像現在這樣動手動腳,吃吃小豆腐還行。

 

「什麼?你不要了嗎?」雪村訝異的問。

 

「啊啊……等你想做的時候再說吧。」

 

「要是我一直都沒想要做呢?」雪村在意的看著他。

 

「──反正,我會等你願意的那一天,等那一天來臨的時候,我會要你。」艾薩克捏著雪村的臉頰,突然湊到他耳邊,低聲說:「只是…你不要讓我等太久啊。」

 

嗚哇───

 

雪村聽見自己心裡跳動的聲音,變得更大、更強烈。

 

「艾薩克。」

 

「怎麼了?」

 

雪村為了平復自己過劇的心跳,依賴地靠在艾薩克懷裡。

 

「那一天不會很久的……笨蛋大哥。」

 

「嗯……比如說現在嗎?」艾薩克承認,他聽見雪村這麼說的時候,還是有點心動。

 

「那個──這個──」

 

「不跟我做嗎?」

 

「艾薩克,你說話變得好下流喔。」

 

就算被雪村這樣批評,艾薩克哪管得了那麼多,見雪村投懷送抱,他也不客氣的摸起來。

 

 

「要不要嘛?」

 

「…好……」雪村抱住他的脖子,難為情的點頭。

 

艾薩克感覺愉悅的按倒雪村在沙發上,打算先來個深吻之前,聽見從大門那裡傳來誰把門打開、並且跑跳到客廳的聲音───

 

「哥哥、哥哥!我呀,提早回來囉───咦,你們在做什麼哇?」

 

色律歪著頭,看見哥哥跟他的親友,兩個人在沙發正要進行某種她不可描述之事,她突然意識到自己好像太早回來了,於是趕緊退出去。

 

「對不起,我晚點再回家!」

 

躺在沙發上的兩個人,愣了一下。

 

「艾薩克,下次……別在外面做了。」雪村尷尬地看著男朋友說。

 

「嗯……也是,有待改進空間。」

 

兩人四目交會,彼此有默契的笑出來。

 

看來今後,他們要一塊面對的事還有很多───首先應該是,學習怎麼當彼此的男朋友,以及……好好談一場戀愛吧?

 

 

THE END

Pagination

Utility

Calendar

07 2020.08 09
S M T W T F S
-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

About

Entry Sear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