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try

危険な橋は渡るべからず|⑥

雪村掛上電話,顧不得自己身上穿著單薄的和服,隨手套了一件羽織外套,情急地離開家。

 

其實他並不知道艾薩克到底跑去哪條街哪條路,他只想趕到市中心幾個著名的景點,說不定就可以在那裡遇到那傢伙。

 

跟艾薩克做了幾年的朋友,他從來沒看過艾薩克盛怒的時候,這是第一次──

 

因為想保護他,艾薩克才會失去理性,被憤怒牽引著行動。

 

 

他什麼都不知道,艾薩克也什麼都不跟他說,不知是怕他畫圖分心還是怎麼著的,艾薩克這種過度保護到私自替他下決定的做法,讓雪村很不高興。

 

雖然兩人相愛,但他不是女人,是跟艾薩克地位相等的男人。

 

即使談戀愛,他也不想站在被動接受的一方,讓艾薩克像對色律一樣的保護他……艾薩克絕對沒想過,他愛艾薩克的份量不會輸給對方,並非口頭上說說而已。

 

他希望讓艾薩克明白這點,所以即使穿著不方便行動的草鞋,雪村依然向前奔跑,想要力挽狂瀾。

 

「雪村老師───」

 

突然間,一道女性的聲音隨著身影攔住了他。

 

雪村收回放遠的視線,注意到面前站著數日之前見過的女性身影。

 

那個記者穿著全身黑的套裝,讓裡面那件純白的襯衫變得異常顯眼,她肩上並未提著沉重的相機,而是一個極薄的紙袋,她雙手小心地拿著它,接著躬下身向他行禮。

 

來人看上去不像與他在這巧遇,而是專程來這個地方找他。

 

「抱歉,我有事情,妳等之後再來訪問吧。」

 

就在雪村急於想擺脫記者的糾纏時,他聽見她充滿歉意的搶白。

 

「雪村老師,我來這裡是要跟你說周刊上那則偷拍報導……其實就是我那天無意拍到你們的照片……底片在這裡,我想我就算燒掉也來不及阻止被世人看見報導……所以…我──我只有來向你謝罪了。」

 

她的話說得突然又直接,雪村不是很明白。但有件事,他聽出了端倪。

 

───報導跟拍到他和艾薩克接吻的照片,是串在一起的。

 

「妳不是告訴我,妳會燒掉底片嗎?」

 

「是啊,可是我回報社之後,因為找不到時間處理,結果被其他同事拿去洗出照片,讓社長看到了……他不顧我的勸阻,硬是要把這件事傳開,我……我無可奈何……」

 

「妳明明答應過我。」雪村臉上那對劍眉皺在一起,謹慎的不露出責備的臉色,「艾薩克正是因為妳把照片公開的關係,現在不知道去了哪裡,連我也不曉得他想做什麼。」

 

「對不起,雪村老師,真的對不起……我的社長他……好像很討厭艾薩克老師,那篇報導的重點全在攻擊艾薩克老師,而不是你…所以,你比較可以置身事外。」

 

雪村隱忍的怒氣突然間爆發,「我怎麼能置身事外?如果我沒去美術館就不會遇到妳,讓妳拿起相機拍到那張相片───何況,艾薩克是為我才會變成這樣,妳說,我如何置身事外?」

 

記者嚇了一跳,似乎雪村震怒的表情令她受驚。

 

「我要走了,妳最好回報社收拾這個局面……不想管也沒關係。反正,就連我也不知道怎麼收拾……」

 

雪村邁開腳步,正要往前狂奔之際,他身後傳來記者的聲音。

 

「雪村老師,我不能不說啊,你跟艾薩克老師私下有那種關係嗎?那應該不是正常的……呃,不,我是說……那很危險,你在做一件很危險的事,像在…像在過一座橋,隨時都會掉下山谷,讓你自己受到傷害……」

 

雪村再次因為那句話而停下腳步,沒有回頭的聽著她的聲音。

 

「艾薩克老師很有魅力,但是你跟他總是在爭執,我想你們並不適合。你需要的是能在你身邊支持著你的那種對象,對…不會讓你受傷的人,才是適合你的伴侶吧?」

 

終於,他轉身過去,問她,「為什麼要跟我說這些?」

 

她愣了一下,難為情地說:「我…非常欣賞雪村老師,身為一個新入門的藝術部門的記者,經常看著你們兩個人發生各種事,所以不自覺對老師有著私心。從你身上綻放的光芒不會輸給艾薩克老師……我一直是這麼認為的。」

 

雪村聽了,感覺心裡很複雜,他說不出自己現在的心情是什麼。

 

「謝謝妳對我說這些,不過我一定得走了。」

 

「等等,雪村老師。我突然想到,那張相片中的你只有背部,不是很明顯,你只要堅持不承認相片上的人是你,把跟艾薩克老師的關係否認得一乾二淨,你的藝術生涯就可以繼續下去……」

 

「這的確是個好主意。」雪村感覺不到他的嘴唇勾勒起一個微笑的角度,只因他光是聽見旁人以如此現實的口吻評斷他和艾薩克,內心就痛得不得了,「遺憾的是,我不會那樣做的。」

 

「雪村老師……難道你們…不對啊,我聽說的藝術家都是感情亂七八糟的人……」

 

「世俗的偏見往往很傷人──不過套妳剛才的話來說就是,我已經過橋了。」

 

「你可以折回頭!只要你後悔了,迷途知返很簡單的……」

 

「不,我沒有後悔,因為那傢伙會握住我的手不許我低潮,哪怕是我失足墜落,他也會陪我一起掉下去。」雪村把臉轉向她,這次他感覺到自己臉上的微笑,那是對一切感到釋懷的笑,「比起報導什麼的,我更擔心他多一些……好了,我要去找他,就算妳叫住我,請恕我都不再回頭了。」

 

「雪村老師……」她想把懷中的紙袋交給他。

 

雪村知道她的意思,可是他已經不在意那些了。

 

於是,雪村轉頭,如他所言那樣飛身離去。

 

 

※※※※※

 

 

艾薩克走在一條最沒有人出沒的街道,筆直地朝著他的目的地前進。

 

照理來說,像他這種有名到惹人注意的身分,加上穿著毫不遮掩,應該不致於無人關注……這也許,是艾薩克自己沒有意識到,他選擇走了一條最不會拖住自己步伐的路。

 

他高傲地抬起下巴,臉上面無表情的走著,腦海裡面不停繚繞著怎麼處理做出那則該死報導的傢伙的想像。

 

───是報社那群人吧,要不是雪村心軟放過偷拍的記者,他怎麼會遇到這種要命的事?不過,沒關係了,他現在就去把事情做一個解決。

 

只要危害他所愛的人,哪怕是抹殺整個世界,他都不會在乎。

 

「──艾…艾薩克,是艾薩克吧,等一下!」

 

熟悉的聲音在艾薩克幾乎變得麻木的聽覺中響起,但就算他知道那是誰的聲音,也不打算停下來,沒有人可以阻礙他艾薩克。

 

「你聽見我在叫你吧,為什麼就是不理我?」

 

雪村的身影進入艾薩克的視線,並且整個佔據他的去路,讓他被迫陷進片刻的靜止。

 

那聲音令艾薩克回神過來,發現是雪村。在跟他對視的瞬間,注意到他穿著家居的和服,跟平常那套衣服不一樣,以及一臉的匆忙。

 

艾薩克雙手環胸,警告地瞪著他。

 

「雪村君…你不聽我的話,乖乖在家裡畫圖,跑來這裡做什麼?」

 

雪村站在原地,雙手放在身體兩側,堅定的站在那裡看艾薩克。

 

「啊啊,我接到一個消息,你要去做蠢事,所以我來阻止你。」

 

「是色律打電話給你吧……給我離開這裡,即使是你我也不會退讓」

 

「要我走可以,但是我要帶你一起走。」

 

艾薩克冷冷地問道:「你想命令我?」

 

雪村望著艾薩克一向閃動著笑意的眸子,此刻變得黯淡無比,他也就可以想像為什麼色律這麼難過了。

 

───為了他自己,為了色律,他不想再看到艾薩克這樣子了。

 

「吶…艾薩克,你要去別的地方之前,不妨先聽聽我這裡的情況。」

 

「我找到你之前,遇到昨天那個記者,她把事情經過告訴我,向我道歉。她也說我跟你在一起猶如過一座危險的橋,我考慮了很久,現在我想告訴你───」

 

「我在過橋,直直的走過了橋。雖然路上我曾經停下腳步,有些猶豫的看見橋底下可怕的景象,但有你在橋的另一端等我,所以我不會走回頭路。」

 

「───雪村君…」艾薩克不明白他選在這時說這些話的動機。

 

雪村向艾薩克踏出一步,又一步,終於來到他的面前。

 

「我走過來了,艾薩克,我正在過橋,然後到你身邊了。」

 

「你還不懂嗎,現在───」

 

「現在就算除你之外的人都是妖魔鬼怪,我也會跟你在一起。」雪村停頓一下,鼓起勇氣的告訴他,「決定跟你上床的那時候,我就明白了,我喜歡的東西只需要一樣。」

 

「我愛的男人是你就夠了,其餘的我根本不在乎。你不要擔心我會受到傷害,相反的,這只會使我更確定我們彼此相愛,能被你所愛真是件幸福的事。」

 

「雪村君……你以為你突然來個告白,就能看到我感動地跪在你面前哭的畫面嗎?」

 

雪村臉上的神情依舊平靜,只不過嘴角勾出一絲微笑,像在嘲弄艾薩克的盛怒。

 

「我知道你是怎樣的人,所以我不會再阻止你,你想怎麼做,照你心意行動吧。」

 

艾薩克聽了,不自覺露出一個懷疑的諷刺笑意,「就算見到我把你跟我的世界,弄得天翻地覆的畫面,你也不後悔嗎?」

 

雪村看著他,依舊笑著,那不是寬容他任性的作為,而是知道他一定有所節制的期待。

 

 

───艾薩克,你一定懂我意思。

 

不可以失去理智,就算生氣也不可以喔───

 

 

艾薩克愣了愣,雖然雪村一句話都沒說,不過光看他的表情,就能讀出他沒說的那些話。

 

自從交流過心意,兩人之間的默契次數變得多了。

 

艾薩克重新把視線落在雪村柔和的表情上,他放開環胸的雙手,像解除防備心一樣的重重嘆息。

 

「知道了…我妹妹真厲害,居然會叫你來擋我的路。」他說。

 

「因為我們是……親友嘛。」雪村小心的選擇詞語。

 

「只是親友嗎?」艾薩克調侃著。

 

雪村默默不語,等他把話接下去。

 

「放心啦,我會用和平的手段來解決……但我還是要去那間報社一趟,你在這裡等我。」

 

「好。」雪村點頭,「但是在你去之前,告訴我,你跟那些人有什麼恩怨?那個記者說他們社長存心要攻擊你……我很在意這個。」

 

艾薩克聳肩,輕描淡寫道:「這沒什麼,人總有被看不順眼的時候,像我這種天才已經習慣了……但是他們敢弄到你身上,我不能坐視不管。」

 

「艾薩克……」雪村知道,艾薩克還是很在乎他的,雖然不說,但他心裡還是被那種愛著的感覺酥麻了一下,「隱瞞不住的,你也不要這麼堅持了……我沒關係。」

 

「不只是那些,反正我有話要跟那些傢伙講,你別擔心。」

 

「我等你回來。」雪村讓路給艾薩克,只簡單留下一句話,不再阻礙他了。

 

 

※※※※※

 

 

關於艾薩克是怎麼在別人報社裡鬧事的經過,這裡就輕描淡寫的交代一下。

 

───他其實想大鬧一場的,特別是看到那篇具有攻擊性標題的報導,一副來搞事的樣子,讓艾薩克不爽到了極點。以往每個記者見到他都很有禮貌,

 

唯恐不注意得罪了他這個天才畫家,居然還有媒體這麼不自愛,簡直找死。

 

但…──雪村的出現,多少緩和了他心裡的怒火,如果他再堅持當初的想法,說不定會讓那傢伙難過,想到這裡,艾薩克只好稍微壓抑下來,不跟那些膚淺的笨蛋計較。

 

不過該說的,他還是堅持非說不可。

 

後來他走到一棟商業大樓,到了某個樓層,憑他一向很好的記憶,找到發行那本八卦刊物的報社。首先經過櫃台,不等總機小姐的阻止,他穿過辦公室,無視那些因為見到他而一臉吃驚的記者與報社員工。

 

艾薩克的腳步走到社長辦公室門口之前,總算停了下來。

 

「你們社長在裡面吧?」

 

「呃……艾、艾薩克老師,有什麼事嗎?」一個員工迎了上去,試圖與他對話。

 

沒辦法,雖然他已經不像之前那麼殺氣騰騰,但看上去還是挺嚇人的。

 

艾薩克後退半步,抬腳往前把純白的塑鋼門給踹開,接著走進辦公室裡面,看見坐在大桌子前面的中年老男人。

 

艾薩克此刻的表情充滿了滿意的冷鬱微笑,他一路過關斬將,終於到達目的地。

 

「嗨,社長,本天才來跟你打聲招呼,謝謝你那篇有趣的報導。」

 

穿著西裝、身材微胖的男人看起來明顯懼怕艾薩克,但這裡是他最後的堡壘,就算被艾薩克攻破防衛的要塞闖進來,他也只能坐在旋轉椅上等著恐懼降臨。

 

艾薩克快步走到大桌前面,姿態平淡,雙手垂放腿前,等他走近社長,便傾身靠過去,將右手往桌上拍了一下,具有威嚇的意味。

 

辦公室裡的所有人縮著脖子,被嚇得閉起眼睛,不明白艾薩克是來做什麼的。

 

「艾薩克‧里維埃爾,你這是恐嚇嗎?」社長瞪著他問。

 

「我?我這算嗎?既然是文明人就有文明的做法,已經說了是來跟你打招呼,社長不需要一臉這樣,好像我欺負你……嗯?好了,言歸正傳,我看了那篇偷拍的報導,文筆真好,寫得真精彩,不如我就再多送你幾個內幕消息。」

 

艾薩克渾身散發令人畏懼的氣息,他高傲的臉孔上籠罩一股如冰刺般的酷寒,還有那對瞇起來的藍眼睛與底下勾彎起的一張嘴,讓人光是看就不敢再觸及第二次。

 

「雪村‧西園寺跟我是那種關係,我是他的男人,這麼說夠清楚了嗎?」

 

「什麼───你…你們真的……」

 

在這沉默而緊張的氣氛中,艾薩克以嘲弄的笑聲挑釁在這裡的所有人,然後收起笑容,壓抑怒意的說道──

 

「我在哪裡做了什麼,關你什麼事,需要對你解釋嗎?就算我和誰在一起、和誰做愛,那是我的自由。想拍我多少照片隨你們高興,但是今後你敢再搞事,去惹雪村的話───」

 

艾薩克停頓片刻,下意識深呼吸的。

 

「我會以里維埃爾家的名義,弄垮這間報社,讓你們在這個業界永遠失足,用這個世界作為你們的陪葬。」

 

他微微笑,口吻比任何時候都要溫柔,「不相信的話可以去查查看,全世界只有一個里維埃爾家族,像你這種庸俗的人連與其抗爭的本錢也沒有,少在那裡自取其辱了,社長。」

 

「……里維埃爾…難道是……那個傳說中巡迴無數島嶼的大富豪……」

 

艾薩克不再回答社長的話,他轉身,雙手扠放在褲袋,如來時般神色得意的走出辦公室,消失在報社門口。

 

他瀟灑的走,拋下一室的紛亂。

 

「社長,振作一點!」

 

「現在怎麼處理呢,惹上那個男人,就連已經發行的刊物也追不回來……」

 

那個正在發抖的中年男人拚命克服艾薩克帶給他的強烈恐懼,嚥下口水後吼叫,「不管───就算是那個後台強硬的里維埃爾,老子也跟他幹上了!」

 

這時,曾經與雪村見面的記者回到了報社,對眼前一團亂的景象搖頭苦笑著。

 

她走到角落的一扇落地窗前,看見了兩個熟悉的影子。

 

一個是離開他們大樓的艾薩克背影。

 

另一個則是,站在不遠處街口的雪村,似乎為了迎接艾薩克而走上前去。

 

兩個男人在同一地點會合,好像正在交談。

 

她為了看得更清楚,將手貼在窗前,向下俯瞰著。

 

突然間,她注意到雪村抬起頭,與她視線交集了一段時間,然後做了一個躬身的致意動作。

 

「雪村老師───」

 

那兩人站在原地一會,隨即並肩著離去。

 

她情緒有些複雜,說是愁悵吧,也有點歉意的看著他們走掉的方向,心底默默浮上一句話。

 

……祝你幸福,老師。

 

 


※※※※※

 

 

「艾薩克,你到底上去跟他們說了什麼?」

 

雪村與艾薩克並肩走在舖滿了紅磚的人行道,走了一段時間,他發現艾薩克都沒有要主動提的意思,只好自己問。

 

「沒什麼。」艾薩克還是一樣,對雪村的質問打算來個四兩撥千斤。

 

「明明就有『什麼』吧?我知道你的性格會惹事,肯定去對那些人不留情地嘲諷一番……對不對?」

 

「哈哈哈哈哈!雪村君,你說故事的能力挺強的,要不改行當繪本畫家好了。」

 

「──嘖,艾──薩克───你就說了吧,別在那裡裝神秘!」

 

「誒?你什麼時候像個女人一樣嘰嘰喳喳的,比色律還煩人啊。」

 

雪村停下腳步,不滿意的繞到艾薩克面前瞪著他。

 

艾薩克回視雪村的臉,他收起笑容,以深邃的海藍色眼睛盯著雪村。

 

雪村被他這樣看著,心裡莫名怪著,一邊隱忍著一邊不服輸的瞪艾薩克。

 

「真的要知道?」

 

「嗯,我想知道。」

 

「那,你是擔心我多一點,還是他們?」

 

「什麼?!怎麼莫名其妙的問非本題的事呀?」

 

艾薩克一臉似笑非笑的看向雪村,雖然他是這種不坦然的男人,不過比起剛才皮肉都不笑的樣子,現在的他已經變好很多了。

 

「你不回答,本天才也懶得回你的話。」

 

雪村感覺艾薩克的目光像緊緊纏繞在他身上的絲線般,扯都扯不掉,而且還隱約透出一股熱情,讓他難為情了起來。

 

「───你叫我怎麼說,就只是做為親友……那樣的擔心……還有什麼嗎?」

 

「就只是親友。」艾薩克覆誦了一遍雪村那句話,然後走過他身邊,打算把他丟下來。

 

「咦,艾薩克,你要去哪裡?」他追了上去。

 

「回家。」

 

雪村一直都不太瞭解艾薩克思路模式,特別是現在,他根本不知道如何應付。

 

「雪村君。」

 

「呃?」

 

「我要去跟色律告狀,雪村君說喜歡我,其實只是玩玩的,我的心受到傷害了。」

 

「你在胡說什麼呀!」雪村急而困窘著。

 

艾薩克扭著眉毛,咧嘴笑著,「看來我是被你影響了,像你一樣有著死腦筋的一面,這下就跟你一樣……」

 

「艾薩克?」

 

「你來追我,不只是把我當成親友而已……雖然知道,還是挺介意你的想法。」

 

「──我…。」雪村站在原地看著艾薩克的背影,因為難為情而瑟縮著不敢踏出一步。

 

明明只要踏出一步,就能搆著他的手臂。

 

但是自己卻……猶豫不決著。

 

艾薩克轉身,扣住雪村的手腕,在他反應過來之前,將他的身子拉到懷裡摟著。

 

雪村過於驚訝,雙手伸向前,穿過艾薩克的腰際,與對方毫無間隙的相擁。從彼此衣服上傳染的體溫,像爆炸的流星般暈眩了意識。

 

「雪村,我很簡單,你之前說過你愛的男人有我一個就夠,現在我要你再說一次。」

 

「艾薩克!這裡是街上,快點放開我!」

 

艾薩克說時抱住雪村的頭跟腰,因為穿著貼身的和服,雪村身體的曲線讓他感覺比之前摸的時候還要明顯。

 

「───你這像裙子的衣服底下,沒穿內衣吧?屁股感覺沒穿喔。」

 

「你在說什麼,還不正經一點!」

 

「雪村,你不說的話,我就不放開,乾脆讓花都之島的報社同一天刊登我們的事,反正我也不在乎名譽跟節操……」

 

「討厭!艾薩克,你是認真的嗎?」

 

「嗯,我要聽你說你愛我,現在就想聽。」

 

雪村被他這樣抱著威脅,雖然有點不情願,但臉上依舊染上一層紅潤。

 

「我……」

 

「嗯?」

 

「說不出來……」雪村把額頭靠在艾薩克肩上,「饒了我吧,真的不行。」

 

「沒關係,再試試看。」他引誘著雪村,低沉的聲音充滿了魅惑,「跟我在一起,你遲早要習慣的。」

 

「艾薩克……我愛……我愛…你……」與其說雪村聲如蚊鳴,不如說他把臉埋在艾薩克胸前,把那些聲音都壓過去了。

 

「好,雪村,聽話的孩子,這樣不是很棒嗎。」艾薩克很滿意的摟著他的腰。

 

「……可惡。」雪村感覺他的臉都要紅得滴出血,這種不知羞恥的表白方式簡直要他的命,「現在可以放開我了吧?」

 

「再來個街上的熱吻如何?」

 

雪村推開他,一臉慌張的,「不行!絕對不行,不可以啦!」

 

「知道啦,臉皮比紙還薄的雪村君,沒想到這麼害羞,你身為男人還有很多要磨練的地方呢。」艾薩克露出往常的嘲諷模樣,戳著雪村的弱點。

 

即使如此───雪村看著艾薩克,內心有許多情緒,對他來說,能把以前的艾薩克拉回來,真是太好了,如此一來他也能對得起色律的請託了。

Pagination

Utility

Calendar

05 2020.06 07
S M T W T F S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 - -

About

Entry Sear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