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try

危険な橋は渡るべからず|④

午後的天氣變得陰鬱,很符合雪村現在的心情。

 

離開美術館,他的路線直直向前,一心想回到家裡,用一堆未完的紋章畫草稿來麻木自己的思緒。

 

就在這時────

 

「老師,雪村老師!等我一下,你別走嘛!」

 

雪村轉過頭,發現叫住自己的是剛才那個追著他拍照的記者。

 

「有事嗎?」他神色凝重地看她,不明白自己有什麼吸引力,身為記者不去拍美術館裡頭的傢伙,居然三番兩次追著他過來。

 

有著一頭俐落短髮的記者,實際看起來動作並不俐落,相反的,她有著新進人員的笨拙、粗魯,以及孩子般的天真。

 

「哇哇哇~該怎麼說呢,我、我的同事說我是害你們朋友吵架的原因……我想想也是,如果我沒追著你說話,就不會……」

 

「那不關妳的事,不需要道歉。我跟那傢伙的相處模式一向這樣,請妳回去吧。」雪村原本緊繃的臉變得柔和許多,但在下一秒,他將那名女性拋在身後而去。

 

「可是……咦咦?人不見了,等一下啦,雪村老師────」

 

 

雪村繼續往回家的路上前進。

 

他像個多愁少年般輕嘆一聲,壓抑著心裡的不痛快,即使內心起伏著許多念頭,但最終還是選擇思考怎麼把圖畫得更好。

 

────我一定要早點開展給艾薩克那傢伙看,好想讓那傢伙笑不出來。

 

這樣的話,我一定、一定不會這麼苦惱。

 

甚至一想到他的臉,便想逃走────

 

一道隱身在雪村回家必經之路,廣場上那座知名景點的白貓像後面的影子,埋伏般從雪村面前出現。

 

雪村腳步跟蹌的站不太穩,他暗暗看著厚靴板下的雙齒木跟,才抬頭去看那個害他差點跌下身的元兇。

 

黑壓壓的影子隨著一陣移動,來到雪村面前,在午後陽光的照拂下露出臉孔。

 

雪村臉色僵硬的站在原地,呼吸變得不穩而急促。

 

「我知道你要回家,在那之前給我點時間,陪我一下。」

 

「你────艾薩克,你又要來笑我像什麼小鳥之類的動物,看到你就想逃嗎?」

 

艾薩克雙手扠放在褲袋,一副神秘不可測的微笑,他逐漸逼近雪村。

 

「倒不如說,你像鴳鶉──生性膽怯的鳥類,喜歡掩飾自己,受到驚嚇會尖叫著飛走。告訴我,你是鴳鶉嗎?還是,想做個展翅飛翔、不懼一切的雄鷹?」

 

雪村聽見艾薩克的聲音清楚地傳到耳邊,雖然生氣,仍然耐著性子等他把話說完。

 

「我艾薩克看中的男人,都不是懦弱的傢伙,你也是。所以,你振作起來,正面迎接我的挑戰。」

 

「多謝,不過我有我的方式,我會讓你如願以償的!」

 

「是嗎?那就好,我還在想你這樣氣呼呼的走掉,是因為我的圖畫得太漂亮嗎~還是……對那天的事覺得歉疚,又很傲嬌的不想承認。」

 

等等,傲嬌的人分明是你────雪村想回嘴,不過壓下那念頭,一臉困惑的,「那天?」

 

艾薩克猶豫一下,神情交雜了不悅以及期待的情緒,最後把話挑明了說:「雪村,你從一個月前就想逃開我了,是吧?否則為什麼像做壞事的人,自己偷偷摸摸穿好衣服就走了,把我丟在床上,讓我覺得自己很不堪……你心裡到底怎麼看我,是視做利用的工具嗎?」

 

在雪村朱紅色的眼中透露出一種抗拒的意識。起先,他不敢看艾薩克,接著他強迫自己去看,注意到艾薩克張大著雙眼瞪他,唇邊沒有笑意。

 

「我不知道。」雪村漠然的回答。

 

「把我當做朋友的話,跟我一起離開飯店有何不可?是否在你心裡認為,跟我發生關係是種恥辱?要是你────算了,也許你尚未覺醒,但經過今天,你應該明白我開這個展的動機。」

 

雪村驚醒的看向艾薩克,心中有預感的搖頭,害怕他會說出預料中的話。

 

「不要,別說,你不可以────」

 

「我跟你說過,和我交往有如渡一座危險的橋,我這座橋現在是座引火的木橋,等你走過來的瞬間便會讓火燒去一切,就算你想逃走,火炎也會糾纏你,讓你一輩子都逃不掉。」

 

「住口,別說了艾薩克!」雪村大叫。

 

艾薩克睜著雙眼,一瞬間瞳孔隨著憤怒等等感情的飆高而縮小,他吼叫著自己的情感,自然而不壓抑,「你說過你愛我,不是嗎?那是閨房的蜜言,是謊言嗎?」

 

「你理智一點!」

 

「我比任何時候都理智。現在我問你,就算是朋友,你也要一輩子這麼逃避我嗎?」

 

雪村沒說什麼,倒不如說他被艾薩克嚇得不知道說什麼,他不安地抖動眼睫,試圖防衛自己,不想被艾薩克看出一絲端倪。

 

艾薩克走向雪村,跟他的距離只差一步就能擁他入懷之前,將雪村的手執了起來,然後貼在自己的胸口上。

 

「我個展的名稱────愛情,指的是跟你的事,你沒有這麼笨拙,你懂的是不是?」

 

來自身高只比雪村略長半個頭的男人體內的心跳聲,熱烈地怦然響著。透過曖昧的體溫傳染到雪村手心,像艾薩克的表白一樣侵襲他的感官,酥麻的熱度令雪村把手從艾薩克厚實的胸膛上抽回來。

 

「我不懂。」

 

艾薩克停頓片刻,直到發現雪村別開視線,他笑了笑,「你在掩飾,代表你明白我那些話的意思。」

 

接著,艾薩克拉著雪村到白貓像底下,將他推向石碑、遮斷陽光之處,再用自己的雙臂與胸部堵住雪村去路,防止他逃走。

 

「艾薩克,我要回家!」

 

「不行,沒把話講清楚,你什麼地方都不能去。」

 

「我們沒什麼好說的。」

 

「當然有,而且很多……累積了一個月不見,難道你習慣了那種寂寞?」

 

「我不────」

 

艾薩克知道,雪村是天底下最笨的傢伙,跟他好好用說的沒效,必須偶爾激一下、給他吐槽兼嘲笑一下,他才會如自己所預期的往前衝。

 

於是,艾薩克把頭低下來,臉湊過去,不讓雪村說那些無聊的抗拒言論,直接讓他的聲音消失在兩人的吻裡面。

 

「唔────艾薩…克,不行────住手,不要吻我──」

 

雪村意識到這裡是公共場所,就算沒人也還是公開的地方,任何人都可以經過,艾薩克這樣對他實在太大膽了。

 

艾薩克並未回應雪村的話,而是伸手碰觸他的臉、他的肩膀,以及他的腰。

 

那些都是艾薩克碰過的地方,對他來說,雪村的一切都是他的,不管身體或心都是。

 

雪村想要呼吸,感覺到嘴唇上覆蓋著一層既炙熱又冰涼的溫度,這提醒他那是個將兩片嘴唇疊合在一起的吻。

 

過了一陣子,雪村舉起手往艾薩克肩膀搥了幾下,無言的命令他移開身子。但是艾薩克不但沒有聽,反而還加沉了吻的程度──火熱的舌尖與俐落的牙齒,鑿穿雪村冰封的心湖。

 

雪村想要繼續抵抗,至少咬緊牙齒,不讓艾薩克的舌頭溜進來之類的────可是,他根本抗拒不了這個艾薩克式的深吻,一種酥麻舒癢的快感,讓他打開原本握緊的雙拳,依賴地抱住艾薩克脖子,祈求地低語著。

 

「──艾──艾薩克────放過我,好嗎?」

 

「那誰來放過我呢?我腦袋都是期待見到你的情況,結果你卻說那些教人聽不下去、該死的話────你怎麼可以不來看我的畫,怎麼可以不明白我為什麼畫那些圖……都是對你的告白?」

 

兩人壓抑著急促的呼吸,結束那個長吻之後,在微熱的餘韻中相擁著。

 

艾薩克將唇移開雪村的嘴唇,以光滑的額面靠著雪村的額頭,不肯完全離開。

 

「告白────騙人,我不相信。」雪村閉著眼睛,保持最後的抵抗。

 

「這麼簡單的一件事,拜託你別把它弄得更複雜!」

 

「把事情弄複雜的人是你,你老是嘲笑我,所以我很生氣。」

 

「誰叫你不肯乖乖讚美我畫圖很漂亮。」艾薩克執拗起來。

 

「──我幹嘛──要老實稱讚你呀!你都叫我什麼半殘的畫家,現在想起來還是讓人不爽!」

 

「那是因為你說什麼來看畫是因為順路經過……拜託,我是天才畫家耶,又不是俗氣的打折大拍賣────」

 

「哼,天才畫家了不起嗎────算了,你是真的挺了不起的。」

 

相擁狀態的兩人,突然相視「噗哧」一聲笑出來。

 

「喜歡我的新作嗎?」艾薩克期待地問著,即使知道雪村的回答,他仍然想問。

 

「喜歡。」雪村坦白地告訴他,「跟任何人相比,我都最喜歡你的紋章畫,比喜歡我自己的──更─────喜歡。」

 

「雪村君……」艾薩克做了一個深呼吸,試著想把話題推展到另一層面。

 

這時,突然──────

 

一道屬於相機的閃光燈,還有按下快門的聲音,中斷了雪村與艾薩克的談話,他們循聲看過去,發現是一個拿著相機的女人站在廣場入口的地方,愣怔著看著他們。

 

「騙…騙人──兩位老師私底下的感情……真好……」

 

是記者。艾薩克半瞇著眼睛,整個人散發出一種防備的警戒狀態,接著他走過去,以他男人的身高壓制住第三者。

 

雪村察覺到艾薩克的行動,立即攔阻他的問道:「你要做什麼?」

 

「威脅、並施以警告,否則明天報紙頭條會有你的名字。」艾薩克冷靜地回答。

 

「算了,不要製造麻煩,我覺得她不會做出那樣的事……」雪村看著她,認出是剛才追過來問他話的記者,一臉尋求的問道:「妳可以答應我們嗎?我跟艾薩克只是有點小爭執,請不要誤會。」

 

女人還是有點困惑的樣子,似乎感覺不到艾薩克一臉想滅口的冷鬱。

 

「快點回答,拜託妳了。」雪村加重語氣。

 

她回過神,臉上帶著漲紅,似是發現兩位畫家之間彼此重視的感情,她急忙彎腰點頭。

 

「我……我不會把今天的事說出去的,等一下我回報社就把底片燒掉。」

 

在雪村還未能來得及說話之前,那個迷糊的記者看起來像拿到簽名的小畫迷一樣,害羞地從他們眼前跑走。

 

艾薩克見可以警告的目標不在了,便把視線轉向雪村。

 

「我真希望你一時的天真不會變成弱點……像你這種沒跟媒體周旋過的傢伙,一點都不明白那些拿著相機的記者根本就是見獵心喜的豺狼。」

 

「我當然明白。」雪村在近距離感受到艾薩克盛怒的情緒下,還是一臉溫和的笑著看他。

 

艾薩克回視雪村,對他的笑容覺得不滿,他根本沒想到緋聞纏身是種多麻煩的事。

 

──不過,若緋聞的對象是艾薩克自己,可就不這麼想。他很習慣記者整天追著他跑,無數無刻都在調查他有沒有交往的對象或是被誰中傷等等負面報導,就因為如此,他更想保護雪村,別讓這傢伙被傷害。

 

「她只是看到我們靠在一起,沒拍到什麼啦……你別那麼緊張,不過你這麼重視我,我也……覺得很難為情呢。」雪村說時,拉低了帽沿,好像不讓艾薩克看到他說話的表情。

 

「但願如此。」艾薩克隨著思慮沉澱,他那因憤怒而緊繃的臉孔變得柔和,接著轉向雪村,「我們的話,還沒說完。」

 

「有什麼話……你說啊。」

 

「我……剛才的回答……比起自己,我更注意著你……雪村君,不只是做為對手,同時也是我喜歡的────你知道吧?」

 

「不怎麼知道。」雪村答得飛快。

 

艾薩克不滿意的看著他,「不明白嗎?你應該要明白的!這故事不是什麼長篇小說,犯不著在那拖個沒完────就是說,那時候我跟你上床,沒抱著幫你解決低潮的主意,我不是爛好人,而是另有私心。」

 

「呃?」

 

「我想要接近你,想要確認雪村君的心有沒有我,然後跟你──」

 

「艾薩克,不用說了,我大概都懂。」雪村急忙打斷他的話。

 

「你這蠢到不行的傢伙哪懂,我不說得坦白一點,你又會鑽牛角尖了!我是要問,你要跟我──談戀愛────男人之間的那種?」

 

廣場上的一陣風吹向兩人,把橫越雪村眉心的瀏海吹起來,讓艾薩克看見他雙眼中的遲疑。

 

「我再問一次,你要過我這座橋嗎?回頭還來得及,這次你的態度要明確點,知道嗎?」

 

艾薩克朝他伸手,等著雪村的回答。

 

雪村猶豫一下,揚起不再膽怯的眸子,伸手放到他手裡。

 

「我要跟你在一起,這次我不逃了,再也────」

Pagination

Utility

Calendar

05 2020.06 07
S M T W T F S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 - -

About

Entry Search